VPN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园官微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教务成果>>正文
 
 
教务成果
 
古汉语字词教学内容研究成果总结
2017-08-08 10:00  

 

 

 

 

 

 

 

山西省教学成果奖

(高等教育)

 

《古汉语字词教学内容研究》

成果总结

 

 

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

潘杰

 

 

 

 

《古汉语字词教学内容研究》成果总结

目录

引言…………………………………………………………1-2

壹 教法指导说明…………………………………………2-15

一、古汉语常用词教学所存在的问题……………………………………………2-4

(一)教法……………………………………………………………………………2

(二)学法……………………………………………………………………………3

(三)内容…………………………………………………………………………3-4

二、问题分析及教学建议……………………………………………………………4

(一)常用词的教学方法……………………………………………………… 4-10

(二)常用词教学内容的安排…………………………………………………10-13

三、《汉语字词教学示例》编写的几点说明………………………………… 13-15

第一关于定位……………………………………………………………………… 13

第二关于收词……………………………………………………………………… 14

第三关于释义……………………………………………………………………14-15

第四关于体例……………………………………………………………………… 15

贰 学法指导说明………………………………………15-101

一、检字法与文字学部首的相互关系及作用(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121页)……………………………………………………………………………15

二、明确部首造意是掌握古汉语常用词的有效方法(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111页)……………………………………………………………………15

三、如何利用《说文》的释义来确定部首的构意 (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118页)……………………………………………………………………16

四、析部首造意的功能与作用…………………………………………………16-30

五、了解词义特点是掌握古汉语常用词的有效方法(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114页)……………………………………………………………………30

六、延伸与拓展对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的学习指导…………………………30-32

附:2016年太原师范学院校级重点教学改革项目(JGLX1612):《结合汉字形体发展历史的识字方法研究》研究报告…………………………………………32

(一)成果说明…………………………………………………………………32-34

(二)成果一《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字形的古今变化情况解析》……… 34-55

1.无古文字形——非传承字(共618字)…………………………………………36

2.有古文字形——传承字(共2882字)………………………………………36-54

1)书写变化(共2480字)…………………………………………………37-49

1笔法变化(共2403字)………………………………………………………37-48

2笔数变化(共77字)……………………………………………………………49

2)构件变化(共402字)………………………………………………………49

1构件对应性变化(共160字)…………………………………………………50-52

第一,构件增加(共23字)………………………………………………………50

第二,构件减少(共48字)……………………………………………………50-51

第三,构件替换(共89字)……………………………………………………51-52

2跨结构变化(共242字)……………………………………………………52-54

第一,同层级跨结构变化………………………………………………………… 52

A构件粘合(共226字)……………………………………………………… 52-54

B构件分离(共15字)…………………………………………………………… 54

第二,异层级跨结构变化(共1字)…………………………………………… 54

(三)成果二《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的简化情况解析》… 55-101

1.保留轮廓………………………………………………………………………59-60

2.减省部件………………………………………………………………………60-65

3.草书楷化………………………………………………………………………65-77

4.古通用字………………………………………………………………………77-76

5.同音合并………………………………………………………………………76-79

6.重新造字………………………………………………………………………79-80

7.声符替换………………………………………………………………………80-81

1)繁体本是形声字,用简单的声符替换繁复的声符………………………80-81

2)繁体是非形声字使用简单声符简化为形声字………………………………81

8.弃今用古………………………………………………………………………81-83

1)繁简字是历时关系,简体字形最先存在,后来因为假借或其他情况被借…………………………………………………………………………………81-82

2)以古时异体字或俗字作为正字………………………………………… 82-83

3)弃用字:即有些简体字的形体原本就是存在的,但其音义都与现行简化…………………………………………………………………………………… 83

9.符号替换………………………………………………………………………83-87

1)“又”成为符号完全无意义的一类字……………………………………84-85

2)符号“乂”的一类……………………………………………………………85

3)其他类………………………………………………………………………85-87

10.类推简化…………………………………………………………………… 87-96

1)可简化的成字部件类推……………………………………………………88-91

2)偏旁类推……………………………………………………………………91-94

3)可简化的不成字部件类推…………………………………………………94-95

4)独体字时不存在简化,在合体字中存在类推简化的部件类推…………95-96

11.约定俗成……………………………………………………………………96-101

 

 

 

 

 

 

 

 

 

 

《古汉语字词教学内容研究》

成果总结

 

引言

“古汉语字词教学内容研究”是针对古代汉语课程教授和学习古代汉语常用字词所进行的研究与思考,其成果主要体现在服务于教师在古代汉语常用字词教法方面怎么教,教什么?学生在古代汉语常用字词学法方面怎么学,学什么而展开的。

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是我国第一部古汉语教材,从1962年问世以来在古汉语教学领域始终颇具影响力。随着这部教材的推广使用,古汉语教学以培养学生古书阅读能力[]为目的的认识,也随之迅速地被统一和确定下来;根据这一教学目的所制定的古汉语教学重点为字词内容,也因此得到广大古汉语从教者的认同[]。但是几十年过去了,古汉语教学似乎始终没能达到培养学生古书阅读能力的目的,仍然与上世纪六十年代人们所感受的一样“学生学了以后,一般仍无阅读古书的能力”[]。之所以会如此,我们以为这与《古代汉语》教材在“教学参考意见”中对常用词教法“不需要讲授”[]的建议有很大的关系。长期以来几乎所有的古汉语教师大都采用这种方法,而运用这种方法进行古汉语教学,实际上做不到使字词成为古汉语教学的重点内容,结果必然实现不了提高古书阅读能力的预期。因此要想打破目前古汉语教学的瓶颈状态,就必须构建新的“古汉语常用词的教学模式”,采用科学的方法,合理地安排常用词的教学内容,以切实提高古书阅读能力,真正实现古汉语的教学目的。

 

壹 教法指导说明[]

 

一、古汉语常用词教学所存在的问题

古汉语学习要想达到具有古书阅读能力的目的,就必须占有一定的词汇量,王力《古代汉语》在“后记”中指出“常用词约1200才够用”,教材所列常用词共有1124[]个,也就是说古汉语学习必须全部扎实地掌握这1124个常用词,才能具有古书阅读能力,实现古汉语的教学目的。这也是古汉语之所以把字词作为教学重点内容的根本原因,这种认识和看法完全正确。问题主要出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教法

从教师教授常用词的方法来看,“常用词不需要讲授”的教法建议,在给古汉语教师讲授常用词提供极大自由度的同时,也导致了常用词教学计划性的缺失。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对常用词的讲解,随意性很大,几乎完全是随机和任意的,讲什么?为什么讲?全由教师随意而为。这种讲授方式是举例式,不可能成系统,自然也带动不了常用词全面系统的掌握与学习,因而无法取得理想的教学效果。

(二)学法

从学生学习常用词的方法来看,常用词学习和掌握,要求以学生自学为主,这种方式根本实现不了“一个一个”“有计划地掌握一千多个常用词”的要求。[]因为其一词义间的源流关系、词义内部所蕴含的文化历史背景等内容,都需要通过教师的讲解和梳理才能使学生掌握,学生也只有在掌握了这些内容的基础上,才能做到掌握词义系统。其二词的各义项间看似独立实际上存在着一定的联系,词的各种意义往往是从基本意义演变发展而来;尽管词义发展的历史情况非常复杂,有些词义之间的联系已无法弄清,还有很多词义的演变过程没有文献资料,这是历史词汇学研究的难题;但词义之间的大体关系还是可以推断出来的,且发展演变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些内容都需要通过教师的教授来掌握,自学是无法做到的。

(三)内容

从常用词内容设置方面来看,教材的设置不利于学生学习和掌握。教材的常用词的安排是以义项的方式排列词义,举例说明此义项在古代文献中的用例,义项各自独立,词义之间缺乏内在的联系;对学生而言,掌握这些词义只能是一个个地机械记忆,机械记忆其应用效果不言而喻,而且不能形成词义系统,学习过程十分枯燥。既不易于记忆,又加大了学习难度,必然使学生难以坚持。“一个一个”“有计划地掌握一千多个常用词”的要求无法实现。这就是学生为什么学了古汉语以后,一般仍无阅读古书能力的原因所在。

可见要想真正实现通过古汉语学习达到掌握1200常用词的目标,全靠学生自学的方式显然是不可取的。目前古汉语教学目的没达到的原因与教师的教法、学生的学法及常用词内容的设计安排都有关。

 

二、问题分析及教学建议

针对常用词教学所存在的上述问题,我们以为有必要对古汉语常用词的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进行调整并重新计划,以此来改变目前的教学状态,在真正实现常用词为古汉语教学重点内容的前提下,使学生能够真正做到掌握1124个古汉语常用词所规定的数量和要求,最终达到提高古书阅读能力的教学目的。

 

(一)常用词的教学方法

古汉语常用词从教师的教学角度而言,目前的分散教学,经过几十年教学实践,其教学结果已经充分证明这种方式的不足,因此常用词的教学不能完全排除集中教学方式。因为许多词义靠义项的机械排列是无法让人透彻的了解的,必须依靠人为的阐释把其内在的词源理据及引申缘由解释出来,学生才能理解、掌握和运用。这就需要分散与集中相结合。集中讲授:

一是便于揭示词义间的内在联系,易于表现词汇的系统性、经验性、民族性和社会性;

二是教学过程同时是学习掌握词汇方法的示范,使学生明确掌握哪些内容,怎样掌握这些内容,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

三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提高学生的词汇量,起到强化记忆的作用。分散穿插的方式有利于学生对照文选内容,针对性地理解词义,增强词义的辨识能力,加深记忆;起到巩固集中讲授内容并检测其掌握情况的作用。

两种方式必须有目的有计划地相互配合,教师首先要深入钻研教材所列的每一个常用词,在集中讲授的过程中要对常用词内容进行适当而必要的补充和调整,使之既有利于教学,又能够收到良好的教学效果。在分散讲授中,根据文选内容有目的地选择讲解词例,看似举例,实是有计划的安排。需要在备课时,仔细分析常用词,对其加以分类,进行筛选。有计划步骤地分配在所讲的文选中。在一学年的古汉语教学中,能够把教材所列1124个常用词全部顾及到,所选出的古今义同且异词必须在课堂上完成集中讲授。集中讲授的同时又是其他未讲常用词的方法展示,按照课堂讲授的内容,把其他未在课堂上讲授的常用词材料补充出来,供学生自学时便于理解和掌握。

这就需要首先把1124[]个常用词在内容上划分出自学内容和讲授内容。自学与讲授内容的划分与确定,并非随意而为,是有一定依据的。我们的依据是古汉语1086常用词与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比较的结果。之所以要选择与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做比较,其原因有三:第一学习古汉语,在理解词义时人们常易于用现代已知义去上推古代未知的义,对二者进行比较可以使学生了解哪些词在现在已无,哪些词是古代专有,哪些义是古义,哪些义是后起,了解这些词及词义的古今异同情况,将有助于对古汉语词义的理解和把握;第二3500常用字是从众多现代汉语语料中,经过科学的测查而确定的现代汉语高频字,在用字方面突出体现了“常用”的特点;第三3500常用字在形式上与古汉语单音词为主要特征的常用词相对应,便于进行常用词的对比。把古汉语1086常用词与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进行比较分析,所得的结果表现为以下三种情况:

    1、古无今有词共计2596个,这部分词是古汉语常用词无而3500常用字有的词。由于本书所讨论的是古汉语常用词教学,而古无今有词不属于古汉语常用词内容,所以这类词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

2、古有今无词共计132个,这部分词是指古汉语常用词有而3500常用字无的词。

3、古今皆有词共计954个,这部分词是指古汉语常用词和3500常用字都有的词。

经过比较可以确定第二、第三种情况属于古汉语常用词,通过分析这两类词在特点上又各不相同。古有今无词,从数量上来看只有132个,在古汉语常用词中所占的比例不大。其特点表现为在现代已成为历史用词,现代人对这类词不熟悉、不了解,因此在古书阅读中,虽是古书阅读的障碍,但对阅读内容仅仅是“不解”而已,并不会对阅读产生“误解”;因此这类词可以定为自学内容,教师在课堂上可以通过举例的方式,示范地展示学习方法,提醒学生自学时的注意事项,学生可以通过查阅常用词学习手册或字典辞书来掌握。例如:

“纶”从现代来看属于生僻词,人们也许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字,当然不知道它的意义和用法;这个词在现代汉语尤其是口语中已基本不用,使用频率低。对这类词在自学时需要注意对其字形的把握,通过字形分析掌握本义,“纶”从“纟”,表明本义与“丝”有关,“青丝绶带”即为其本义,“钓丝”和“纶巾”都是从这个意义引申而来,注重字形分析有助于对词义及整个词义系统的理解和记忆。

古今皆有词,从词的角度来讲是古今都有的词,其差异主要体现在“词义”方面,因此对这类词需要从词义的古今异同方面加以比较和分析。在古今词义的比较方面,今义的选择我们确定以《新华字典》的释义为比较对象。之所以选择《新华字典》我们的理由是:第一,《新华字典》的编写者和修订者是由国家语言文字最具权威的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负责,因此质量保证,权威可靠;第二,其编写原则是在简明性和实用性的基础上注重规范性和科学性;第三,自1953年出版以来,六十多年一直在不断地进行修订,至今已修订了11次,每次修订在内容上都充分吸收国家语言文字研究的最新成果,及时地反映国家语言文字的有关方针和政策,同时根据国家最新语文规范和标准确定字形、字音,释义准确,例证精当;第四,《新华字典》在现代汉语用字方面影响大、使用范围广,是一部适应中小学使用的基础性字典,因此在意义方面能够体现“常用”的特点。通过比较其结果又表现为三种情况:

1)古今义同词共计76个,即词义在《古代汉语》和《新华字典》中的义项基本相同。例如:北,其词义在《古代汉语》与《新华字典》中的释义基本一致,可见其词义从古到今基本没有变化,说明“北”是汉语中的基本词汇。

基本词汇是汉语词汇继承性和稳定性的表现,由于词义古今基本相同,不存在理解问题,无需讲解即可掌握,因此这类词也不作为讲授内容。

2)古今义异词共计23个。这类词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迥异即词义在《古代汉语》与《新华字典》中的释义基本不同。例如:“贰”,古义基本上在今义中没有显现,二者在词义上的古今差异是较大的,可见二者的古今意义也基本不同。

这类词的数量非常少,只有15个,在古汉语常用词中所占的比例很小。对这类词词,在古书阅读中,即使用现在的词义去理解,由于不合语境,会使文意不通,因此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产生对古书内容的误解。这类词与古有今无词的特点相似,所以同样可以通过采用查阅常用词学习手册或字典辞书的方法来学习,不必做为讲授内容。只是学生在学习这类词时,掌握的重点应该放在产生词义古今不同的原因方面,加深对古今词义差别的理解有助于对词义的掌握。

另一种是微殊,即词义在《古代汉语》与《新华字典》中的释义,仅是由于时代的变迁,使词义内容发生了细微的差异,古今词义是引申关系。例如:“愤”,其古今义虽然有别,但其差别细微,而且今义是古义的引申。

3)古今义同且异词共计855个,即词义在《古代汉语》和《新华字典》中的释义有同有异;正因如此,才易使人们在古文阅读时,不自觉地用现代已知和熟悉的词义去理解古文文意,看似能讲通,但实际却并非古义,结果造成虽已致误却不觉其误的情况,这是古文阅读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例如:“爱”,从古今释义的比较中可以看出,古今相同的义项是“关爱、喜爱、仁爱”,以及由此引申出的“怜爱、爱惜”;不同之处在于“吝惜、舍不得”今义已无,今义产生的“容易”义,又是古义所无。学习时需要注意的是古义“吝惜”是由“仁爱”义引申出来的,在“吾何~一牛?”中,如果用“喜爱”来理解,似乎也能讲通,但却非正确的文意,需要特别注意。

可见把古今皆有词中的古今义同且异词作为古汉语常用词教学的重点内容,是古今常用词及古今词义比较分析的结果,在常用词教学中需要讲授的就是这855个词,具体的讲授方法又分分散讲解和集中阐释两种方式。

分散讲解是指把一定量的常用词分散在文选讲解中,这样做的目的是一方面可以作为在古文阅读掌握常用词方法的展示,另一方面作为在文选中理解常用词词义的示范。分散教学的常用词讲授数量大致定为400个左右,平均每篇文选5-6个,这400个常用词全部出自比较筛选之后的855个常用词之中,对这400个常用词的讲解一改以往随机、即兴、任意、举例的方式,而采用有计划、有目的统一安排的方式。

集中讲解是对855剩余的400多个常用词再进行分类,然后以专题性的方式进行集中讲授,在讲授中附带古汉语词汇学理论知识的介绍,如字与词、词与词、本义、引申义、词义分析的方法、汉语词汇发展的规律,词义发展演变的规律,词义的系统性等等相关知识,使学生学会用理论指导对具体词汇的理解和掌握。

具体讲授内容侧重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词义的掌握方法,强调说明本义在掌握词义系统中的作用,训练学生掌握古文字字形确定本义的分析方法,养成利用古文字字形分析和掌握词义的习惯;第二、词义引申规律及引申方式的介绍,这是掌握常用词的重要理论工具;第三、对词义的社会性、经验性、民族性和系统性的揭示,以利于词义系统的把握。

 

(二)常用词教学内容的安排

针对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内容设置和安排不利于学生学习和掌握的实际,在古汉语常用词内容安排方面,重新编写与古汉语常用词教学方法配套的古汉语常用词学习指导手册,其结构内容力争避免只罗列义项不便学生理解和记忆的方式,增加和补充一些适宜学生掌握的内容,具体内容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补充《说文解字》的内容,通过古文字的形体及许慎的解说,确定其本义;帮助学习者加深对汉字表意文字性质的理解和认识。

第二,増附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的内容,帮助学生进一步加深对《说文》释义解说的理解,了解其他义项产生的原因及相互关系。

第三,附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的释义内容,在明确了本义的情况下,通过段玉裁的解释,理解常用词在古汉语学习中的所有常用义项。对以上三项内容都分别标注出原书的页码,以便于学生翻检和查找原文。

第四,附《新华字典》的义项,通过与现代汉语常用义进行比较,了解古今词义的异同。

第五,明确地列出古汉语常用词与《新华字典》义项的异同,强调古今词义的区别,加深词义的古今差别。

第六,常用词词义解析。[]这是内容安排方面最重要的部分,以上五个方面都属于资料性质,“解析”是在资料的基础上对资料的分析和阐释。常用词的解析主要侧重在三个方面:一是侧重在对字形结构的分析上,通过小篆及古文字字形的分析,帮助确定和理解常用词的本义,这样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能够加深学生对汉字表意性质的理解和认识,另一方面是使学生能明确汉字与汉语的关系,让学生学会通过字形分析来确定本义的方法,把本义与字形的关系揭示出来。由此对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义项进行总结,以最简单方式归纳常用词的所有义项,明确各义项之间的内在联系,加强词义系统的理解和记忆;二是侧重在展示和挖掘词义间内在联系的内容上,不能仅仅是词义的罗列,而是通过词义源流关系的梳理,逻辑地把握词义和词义系统;同时借助汉字的表意性确定词义的源头,寻找本义,由本义梳理各引申义间的逻辑关系,在此过程中展现汉语词义引申的方式,挖掘词义内部所蕴含的文化历史背景,透彻地领会掌握词义,以准确理解词义在古书中所表达的意义。三是侧重在古今词义异同的比较方面,尤其是古有今无义的原因分析上。通过古今词义的简单对比,适当说明词义发展变化的原因;同时在解析时有目的地穿插有关汉语词汇学及汉语理论方面的基本知识,使学生能够对古汉语常用词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促进学生对常用词的掌握。

如此安排常用词的内容,学生对常用词内容的学习,就不再只是简单地了解每个常用词有多少义项,而首先是通过对常用词本义的确定,进一步理解引申义与本义之间的关系,把词的所有义项都有机地串连起来,形成一个小的词义系统;再通过与现代汉语常用义项异同情况的比较,进而明确在古汉语中的意义,并延伸对现代词义的理解及对古代词义在现代消失原因的认识,最终达到有效地掌握常用词的目的。

由于教法和内容安排的改进,使得古汉语常用词在学法方面自然改变以往放任自流的状态,不论是内容还是方法都成为有指导、有计划、有目的、有安排的自学。

本成果内容之一《汉语字词教学示例》[]正是为实现如上这些设想进行所编写的。除此之外还有几点需要加以说明:

 

第一关于定位

《汉语字词教学示例》实际定名应为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教法学法指导手册,从这一编旨出发表明这一成果不是一本字典或词典,而是王力《古代汉语》教材所列常用词内容教与学的辅助资料。辅助的表现就在于改变教材在常用词学习和掌握方面不便的方式和内容,重新设计成为便于学生学习和掌握的内容和方式;编写重心重在“讲授”和“学习”上。这就决定了本成果的“定位”是以利于操作为标准,因此“编写体例”是站在教师教学及学生学习常用词的立场,以此思考和“定位”。据此本成果力求在编写过程中体现掌握常用词的规律及方法,注重展现常用词的特点,使学生在学习时感受到常用词的特点,并因此能够总结出常用词的规律,从而有针对性地制定出有效的常用词学习方法。具体在词义分析阐释过程中,通过汉语词汇学理论的指导,展示词义引申及发展规律,为学生提供体现常用词学习的方法途径,让学生有规律有方法可依可循,能够做到以简驭繁和举一反三。

本成果的定位十分明确即为学习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服务,注重学法,为学生提供便于学习和掌握常用词的方法。因此本成果的其他设置都围绕学习和掌握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这一目标来进行。

 

第二关于收词

既然成果是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部分的教学辅助内容,是为学习和掌握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服务的,那么它的性质就不是字典。所以即使兼及再多的词也涵盖不了所有的古汉语常用词。作为常用词学习指导手册实际目的是通过对1086常用词内容的学习,集中展现汉语词汇及词义规律,在学习中能够使学生了解古汉语常用词及其词义特点,示范地展示学习掌握常用词的规律和方法。1086常用词是举例的方式,而不是确定的范围。所以我们把成果的收词限定在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1086的范围之内。

1086不可能全部在课堂上展示,1086也可以看做是掌握所有常用词的举例形式,目的是希望学生在自己学习的过程中寻到方法,这便是示例的体现。示例是要能够体现如何教学生掌握所教的内容;示例不求内容上的穷尽,而求方法上的明确、具体和科学。

 

第三关于释义

教学示例是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的依据,其内容应能体现学科规律和特点,蕴含教法和学法。针对常用词内容而言,要能体现常用词学习的方法,展现常用词的规律特点,便于学生依据规律特点运用方法掌握常用词。因此我们以为常用词的内容不应是词义的简单列举,而要在词义的列举、分析和阐释过程中说明词义产生的原因,表明词义间的种种关系,使学生既知其然又能知其所以然。因此在编写过程中通过对词义关系的揭示,展示词义发展引申的规律和特点,运用举一反三的方式让学生掌握常用词的学习方法,避免零散、割裂词义,避免学生机械记忆,以提高学生掌握古汉语常用词的能力,提高效率。

同时展示古今词义异同,挖掘词义间的内在联系并不是本书的主要目的,如何展示古今词义异同,如何挖掘词义间的内在联系,且让学生领会并学会掌握常用词的方法才是本成果的终极目的。

 

第四关于体例

本成果既然是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学习服务的,所以我们并不改变常用词原有格局与常用词的编次顺序,目的是为便于对照和查找。为方便对照与查找,字头仍以繁体字为准,以体现对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的理解和掌握。

 

贰 学法指导说明

   

就古代汉语字词学习的学法指导,我们分别写了五篇论文,其中四篇已经发表,为避免重复,已发表的文章则请直接查阅论文。

一、检字法与文字学部首的相互关系及作用[11](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

二、明确部首造意是掌握古汉语常用词的有效方法 [12](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

三、如何利用《说文》的释义来确定部首的构意[13](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

四、析部首造意的功能与作用[14]

部首是许慎在《说文解字》中首创,他将其所收的9353个汉字按“分部别居”,“据形系联”,“以义相从”的体例分别归在540个部首之中。

汉字构形的最大特点是根据汉语中词的某一个义项来构形,据此,汉字的形体总是携带着可供分析的意义信息,而这种意义信息来自原初造字时人们的一种主观造字意图,我们称之为造意,也叫构意。如“交”,甲骨文字形为,是一个人两腿交叉的形象,构形正是通过两腿交叉的造意,来体现“交叉”、“交错”的字义。为此我们将从以下四个方面阐述说明部首造意及其衍生造意在理解汉字字义及字际关系方面的作用。

(一)部首造意能够直接表现字义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可以独立成字的部首而言的。王力《古代汉语》教材第二册附录二“汉字部首举例”所列部首共有96,其中象形结构的部首就有80,占部首总数的83.3%,说明部首中象形结构所占的比例很大。而这80个象形部首,本身又分别是独立的汉字。因此这种类型部首的造意就直接表现了汉字的字义。下面通过表格的形式来显示说明这80个象形结构的部首,其造意直接表现字义的情况。

序号

部首

古字形[15]

造意

字义(《说文解字》的释义)

1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3--kou(zu)--/001kou/11jia00.gif

嘴的形象

人所以言食也

2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3--kou(zu)--/117qian/%5b1%5djia(1).gif

人张嘴之形

张口气悟也。象气从人上出之形。

3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4--she(zu)--/001she/%5b1%5djia(1).gif

口舌之形

在口,所以言也、別味也。

4

齿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3--kou(zu)--/002chi/%5b1%5djia(1).gif

口齿之形

口齗骨也。象口齿之形

5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9--ye(zu)--new/002ye/%5b1%5djia(1).gif

突显人头的跪坐之人之形

頭也

6

骨 甲

残骨之形

肉之覈也

7

首 甲

人头的形象

𦣻同。古文𦣻也。巛象髪,謂之鬊,鬊卽巛也。

8

面

脸面之形

顔前也。

9

肉 甲

肉块之形

胾肉

10

身 甲

大肚怀孕之形

躳也

11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J--xin(zu)--new/001xin/%5b2%5djin(1).gif(金文)

心的形象

人心,土藏,在身之中。

12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2--mu(zu)--/001mu/11jia00.gif

眼睛的形象

人眼

13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1--er(zu)--/001er/%5b1%5djia(1).gif

耳朵的形象

主听也。

14

血 甲

容器中有液体的形象

祭所荐牲血也

15

攴 篆(小篆)

手持杖之形

小击也

16

手 金(金文)

手掌之形

拳也

17

又 甲

手之形

手也

18

360截图20140618201027679(小篆)

路口之形

半条街

19

360截图20140604152026099

脚的形象

下基也,象草木出有址,故以止为足

20

360截图20140618213103421

十字路口之形

人之步趋也

21

儿 甲

脑囟未合的小孩形象

孺子也

22

人 甲

侧身而立之人形

天地之性最贵者也,象臂胫之型

23

正面站立之人形

天大、地大、人亦大,故大象人形

24

跪坐之人形

妇人也

25

成人男子头冠之形(一说)

事也(引申义,本义:男子。)

26

襁褓中的婴孩之形

十一月阳气动,万物滋,人以为称

27

突出大头的人形

人所归为鬼。

28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G--chongbai==/--CG2--bu--(zu)--new/006wu/12jia00.gif

远古部落中的通神者

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

29

示 甲

两块石头搭起的简单祭台形

天垂象,见吉凶,所以示人也。

30

[AV3S(GYV3A[E3S8M2`W3FR

云气之形

云气也

31

X0{}DSS22T)R_HLE11PZ6$O

雨滴之形

水从云下也

32

D@_G2~UE7Z4RAN_91DKL]GK

太阳的形象

实也。太阳之精不亏。

33

WZWNTYV3J__CL$]4I){E9]5

月亮的形象

缺也。大阴之精。

34

FO{8ETF@J(ED}S3QVAOEH2U

山崖之形

山石之厓岩,人可居。

35

HB$]DU}766DN$4}[L[3RQHM

山峰之形

宣也。宣气𢿱,生万物,有石而高。

36

(R3]2IH%I)_)]`C(84BB%FL

崖壁之形

大陆,山无石者。

37

R(L@T%5_DIW(9XQW}F]LRS5

崖岩

山石也。在厂之下。

38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C--jianzhu==/--CC2--xiang(zu)--/001mian/11jia00.gif

侧立的房屋形象

交覆深屋也。

39

广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C--jianzhu==/--CC3--guang(zu)--new/001guang/41zh00.gif(小篆)

房屋

因广为屋,象对刺高屋之形

40

门的形象

闻也

41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A--renti==/--CAL--shi(zu)--/001shi/%5b1%5djia(1).gif

坐着的人

陈也。象卧之形。

42

单扇门

护也。半门曰户。

43

兵也

44

陶瓦器

瓦器。所以盛酒浆。秦人鼓之以节歌。

45

一种长柄,横刃的兵器

平头𢧢也。

46

去了毛的兽皮

兽皮治去其毛,革更之。

47

以近穷远

48

佩巾

佩巾也。

49

横刃锛斧

斫木斧也

50

(金文)

长矛

酋矛也。建于兵車,长二丈。

51

细丝也。象束丝之形

52

器皿

饭食之用器也。

53

弓弩矢也。

54

(小篆)

屋瓦

土器已烧之总名也。(引申泛指义)

55

庖牺所结绳以渔。

56

衣服

依也。上曰衣,下曰裳,象覆二人之形

57

用针线刺成花纹

箴缕所紩衣

58

旗帜飘动的样子

旌旗之游,㫃蹇之皃

59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E--shangye==/--CE1--bei(zu)--/001bei/%5b1%5djia(1).gif

贝壳的形象

海介蟲也。居陸名猋,在水名蜬。

60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E--shangye==/--CE2--yu(zu)--/001yu/%5b1%5djia(1).gif

玉石串的形象

石之美者。

61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CE--shangye==/--CE3--jin(zu)--/001jin/26jin00.gif(金文)

金属的形象

五色金也。

62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A--dili==/--BA6--shui(zu)--new2/001shui/15jia00.gif

水流的样子

准也。北方之行。象众水并流,中有微阳之气也。

63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A--dili==/--BA7--huo(zu)--/001huo/%5b1%5djia(1).gif

火焰的形象

燬也。南方之行,炎而上。

64

JU3T2E@]@G{H4F_$D220(9J

禾麦的形象

嘉谷也

65

S{W}ASX]VFW@9(BT1BWHAHB

米粒的形象

粟实也。像禾实之形。

66

LIPWRE@4C]097G4IX81D(TO

树木的形象

冒也。冒地而生。东方之行。

67

P85~V7OWZFER@ZVAU}%B~6U

酒杯的形象

就也。八月黍成,可爲酎酒。

68

V~JY3@F$_R`5(~3KZX_70F2(小篆)

竹叶的形象

冬生艹也

69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C--dongwu==/--BC9--chong(zu)--new/003ta/11jia00.gif

虫蛇的形象

一名蝮,博三寸,首大如擘指。象其臥形。物之微細,或行,或毛,或蠃,或介,或鱗,以虫为象。

70

鹿

鹿的形象

兽也。象头角四足之形。鸟鹿足相似。

71

马的形象

怒也。武也。象马头髦尾四足之形。

72

鸟的形象

长尾禽緫名也。

73

牛头的形象

大牲也。象角头三、封尾之形。

74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C--dongwu==/--BC4--quan(zu)--/001quan/%5b1%5djia(2).gif

狗之有縣蹏者也。

75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C--dongwu==/--BC9--chong(zu)--new/006shu/11jia00.gif

老鼠

穴蟲之緫名也

76

羊头的形象

祥也。从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C--dongwu==/--BC3--yang(zu)--/001yang/91yinshua00.gif,象头角足尾之形。

77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C--dongwu==/--BCJ--yu(zu)--/001yu/11jia00.gif

鱼的形象

水蟲也。鱼尾与燕尾相似。

78

http://www.vividict.com/UserFiles/Image/==BC--dongwu==/--BC6--zhu(zu)--/001shi/%5b1%5djia(1).gif

猪的形象

彘也。竭其尾,故谓之豕。象毛足而后有尾。

79

鸟的形象

鸟之短尾緫名也。

80

蛙的形象

鼃黽也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汉字因义构形的特点决定了汉字的表意性质。这80个部首都可以独立成字,所以其构形本身所体现的造字意图——造意,就是字义的反映。如“口”的构形是嘴巴张开的形象,通过这种形象来体现“口”的造意即为人嘴,口的字义就是人嘴。这就是象形结构的汉字所具有的特点,“画成其物,随体诘诎”。《说文》释义解释为“口”是人用来说话和吃饭的器官。那些表示动物的字义其构形都是直接画成所要表示的动物的形象,以体现其造意,通过造意直接表现字义的。

(二)部首造意能够提示字义所显示的义类范畴

由于部首是汉字构形中的相同形体,不仅在形体上有类聚汉字的作用,而且其造意和衍生造意还能够提示字义所体现的义类范畴,从而又能对汉字的字义产生类聚作用。例如:从疒部的字。

字义特征

例字

《说文解字》的释义

现代解析

概括

病也

一般的病

疾加也

重病

病的种类

病也

疾病创伤等引起的难受的感觉

民皆疾也

流行性急性传染病

病的症状

后病也

痔疮

劳也

身体劳累(古人把疲劳看成病状)

“疒”的甲骨文字形为,是人侧卧于床的象形,体现了人得病的造意。所以疒部的字多与疾病有关。以上这六个字的部首皆为“疒”,“疾”与“病”是对疾病的概括,“痛”、“痔”、“疫”、“疲”反映的是疾病的症状或具体种类,通过这些字的字义类聚,可以清楚的知道其义都与“病”有关,这六个字的义类范畴即是“病

再如:从门部的字。

字义特征

例字

《说文解字》的释义

现代解析

门的种类

里门也

古代里巷的门

特立之户,上圆下方,有似圭

上圆下方的小门

关于门的动作

开也

开门

阖门也

关门

“门”的甲骨文字形为,用两扇简易对开的门的构形来表现“门”的造意是“门户”,所以从门的字都与“门”有关。以上四个字都从“门”,“闾”与“闺”是门的种类,“闢”与“闭”是与门有关的动作。通过对这些字义的类聚,可知“门”的造意“门户就是这四个字的义类范畴。

(三)部首造意能够反映文化内含

一个部首并非只有一个造意,往往是围绕基础造意产生出一些相关造意即衍生造意。而不论是基础造意还是衍生造意都具有类聚字义的功能,虽然二者所类聚的字义各不相同,但却彼此相关,有些还是文化内含的反映。例如:从女部的字。“女”的甲骨文字形为,是人柔顺交臂跪坐的形象,由此来体现女子的造意,所以凡是从女的字就都与“女性”有关,如“姑”、“嫂”、“姊”、“妹”、“姨”等。在对女部字的字义类聚时,除了表示女性的性别之外,还可以类聚出“姓氏”及“人性弱点”等义类属性,这些意义类属则是在女部造意基础上所产生出来的衍生造意,并且反映出汉字构形的文化内含。如:

字义特征

例字

《说文解字》的释义

现代解析

姓氏

人所生也。古之神圣,母感天而生子,故称天子

表明家族系统的字

神农居姜水以为姓

虞舜居姚虚,因以为姓

黄帝居姬水,以为姓

少昊氏之姓也

虞舜居嬀汭,因以为氏

人性的各种弱点

私也

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便嬖,爱也

宠爱

乱也

荒诞,无事实依据

妇妒夫也

妒忌

贪也

贪恋财物

不平于心也

不满意

害也

伤害

上例中“姜”、“姚”、“姬”、“嬴”、“媯”这五个字都是上古就有的姓氏,反映了我们的祖先曾经历过母系氏族社会,所以许多姓氏的字都从女。“姓氏”是“女部”的衍生造意,是一种文化内含在字形中的体现。

另一组“姦”、“嬖”、“妄”、“妒”、“婪”、“嫌”、“妨”这些字也从“女”,其义类所表示的是“人性的弱点”,这些弱点并非女性所专有,是人类的共同特征。而这一义类却成为女部的衍生造意,这仍然是文化内含的反映,是人类进入父系氏族社会女性地位降低的表现。由于女子的地位低下,因而把许多表示人类共同的人性弱点意义的字,用“女”来构形。

再如从“糸部”的字。“糸”的甲骨文字形为,是编织线绳的形象,以此构形来体现“丝线”的造意,因此从“糸”的字大都与丝线有关。如:“绡”(生丝)、“绳”(绳子)、“絮”(粗丝绵)、“绩”(把麻或其他纤维搓捻成线或绳)。由于丝线可以织布,而布存在色彩的印染问题,由此产生出“糸”的衍生构意为“色彩”。例如:

例字

《说文解字》的释义

帛赤白色

帛深青扬赤色

帛青赤色

大赤也

绿

帛青黄色也

白致缯也

上例“红”、“绀”、“紫”、“绛”、“绿”、“素”等字,它们都从“糸”,其字义表现为不同的色彩,由此可知“糸”的衍生构意为“色彩,也是“糸部”文化内含的反映与体现。

同时通过上述例字还表明对部首造意及其衍生造意的了解有助于对字义全面系统地掌握。

(四)部首造意能够产生同义字及异体字的关系

由于部首造意或衍生造意相通可以产生相同的义类范畴,这样就会使许多字因拥有相同的义类范畴而成为同义字的关系。又由于部首造意相通,在造字构形时,就有可能分别选择造意相通的部首,这样就会在形体上形成异体字的关系。

1.同义字关系

同义字是指字的读音不同,但却具有一个或几个相同的意义。部首的造意相通,就可以产生同义类聚现象,从而产生同义字群。例如:如目部与见部。

“目”的甲骨文为,是眼睛的形象,造意即为眼睛,眼睛是视觉器官,其主要功能是“看”,所以由造意自然可以衍生出“看”,因此从“目”的字大都与“看”有关。“见”的甲骨文字形为360截图20140620191643725,以人用眼睛看的构形,体现其造意“看”,所以从“见”的字也大都与“看”有关。以下为“目部”和“见部”因造意相通而产生的同义字群的关系。

例字

部首

《说文》释义

字义解析

区别

见部

瞻也

近看

见部

谛视也

有目的的察看

有目的的看

见部

见也

看见

与“见”同义但少用

见部

视也

看见

“视”和“望”的结果

目部

临视也

视、看

站在高处看

目部

省视也

仔细看、审视

仔细看

目部

视也

视察、察看

察看

从以上的类聚情况可以看出,这些字的字义虽然都与“看”有关,但在“看”的具体意义上却存在着差别。有的侧重看的结果,“睹、见”为看见;有的侧重“看”的行为,“视、观、瞻、省、望、相”;有的侧重看的目的和方式,“观”为有目的的看,“相”为仔细看,“省”为察看;有的侧重看的空间距离,“视”为近看,“瞻”为站在高处看。再如“辵部”与“彳部”的字。

例字

部首

《说文》释义

字义解析

辵部

行顺也

顺着走

彳部

循也

顺着道路走

“遵”和“循”的字义相同,都为顺着道路走,但是“遵”的部首为“辵”,“辵”的甲骨文字形为360截图20140608110122672,是脚在道路上行走的象形,造意为行走、走路,所以“遵”的字义与走路有关。“循”的部首为“彳”,“彳”的小篆字形为360截图20140618201027679,是“行”字形的简省,造意仍为道路,道路是用来行走的,所以其衍生造意为“行走”,这样“循”的字义也与行走有关,从而使“遵”、“循”为同义字的关系。又如“刀部”与“斤部”。

例字

部首

《说文》释义

字义解析

区别

刀部

刌也

截断

与刀有关

斤部

截也

截断

与斧子有关

“切”的字义为截断,部首为“刀”,甲骨文为,造意即为“刀”,“刀”具有切断物体的功能,所以“切”从刀。“断”的字义也为截断,部首为“斤”,甲骨文为,造意为“斧子”,“斧子”同样具有断物的功能,所以“断”从“斤”。因“刀”与“斤”都属工具,在功能上所衍生出来的造意相通,导致“切”、“断”成为同义字关系。

此外,在现实生活中,由于许多事物之间存在着相互的关联性,反映在部首上就存在着部首造意相通的可能,于是也可以产生同义字的关系。例如:“艸部”与“木部”。

例字

部首

《说文》释义

字义解析

艸部

楚木也

丛木

木部

丛木,一曰荆也

丛木

“荆”与“楚”的字义相同,都是指“丛木”。“荆”的部首为“艸”,造意为“草”,“楚”的部首为“木”,造意为树木。由于草木都属于植物,于是从艸从木的字就易在意义上产生同义字的关系。

部首造意相通产生的同义类聚现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字义内部的系统性,并且将某一方面相同的字义集中起来,以便比较其相同或相异之处,这样就可以更加准确的把握字义。

2.异体字关系

异体字是指彼此音义相同而字形不同的字。例如:“缾”与“瓶”。“缶”的甲骨文字形为,以用杵制作陶器的构形来表现“缶”的造意为陶器。瓦的小篆字形为,以房上屋瓦相扣的构形来表现“屋瓦”的造意,后泛指为陶器的总名。所以“缶”与“瓦”的造意相通,因此“缾”又可以写作“瓶”,二者成为异体字的关系。

再如“帬”与“裙”。“衣”的甲骨文字形为,以带大襟的上衣的构形来表现其造意为衣服。“巾”的甲骨文字形为,以下垂佩巾的构形来表现其造意为佩巾。佩巾与衣服都是用布做成的,因此“衣部”与“巾部”在表示衣服的材质方面有相通之处,所以“帬”又可以写作“裙”。二者成为异体字的关系。

由以上分析可知,因“缶”与“瓦”材质相同,所以“瓶”可以从“缶”,也可以从“瓦”;“衣”与“巾”的材质相同,所以“裙”可以从“衣”,也可以从“巾”。通过相通造意产生的异体字可以使我们从多角度、多方面去理解和掌握字义。

通过上述四种方法的叙述与说明,可以看出汉字部首造意及其衍生造意在汉字字义理解方面的作用,既可以提高识字的准确性,又可以把汉字按义类为依据进行科学有效的归纳,从而提高识字的效率。

 

依据以上这四篇文章内容所表达的意思,我们把王力《古代汉语》第二册附录二——汉字部首举例中的所有部首和例字做为对象,通过部首字形的历史溯源与发展情况进行比较,分析这些部首的构意,说明汉字构形的形义统一关系。这种做法我们的思路是汉字是由一定的基础构形元素组合而成,只要能够掌握一定量的基础构形元素,就可以找到以简驭繁地掌握常用汉字的目的。教材所选部首是《说文解字》中的常见部首,而《说文》部首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字学部首,掌握了这样一批部首及《说文》所从之字的构形与构意的关系,就可以起到以简驭繁、举一反三的识字作用;从而有利于学生对古代汉语常用词的学习。于是我们编写了成果《汉字常用部首构意解析》[16],这部书就是这些想法的具体实现。同时还出版了《汉字形体流变及其特点》[17],书中内容旨在明确掌握汉字偏旁部首的造意,不仅可以对汉字形体加以确认,而且有助于对汉字字义理解的前提下,了解汉字偏旁部首的历史及发展变化的特点和规律就成为掌握字形及字义的有效方法。基于这样的认识,书中在介绍汉字学理论内容的前提下,专在第三章以举例示范的方式解析80个偏旁部首的造意及其形体的发展变化,在了解其变化的过程中,明确其特点及发展规律,使人对其来源及发展演变的结果有较为清楚的认识。

五、了解词义特点是掌握古汉语常用词的有效方法[18](具体内容详见成果支撑材料论文部分)

六、延伸与拓展对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的学习指导

2016年“结合汉字形体发展历史的识字方法研究”作为太原师范学院校级重点教学改革项目(JGLX1612)立项,这个识字方法实际上是对古汉语常用字词教学方法的总结,主要是针对高等师范中文专业学生来掌握字词的方法,因为他们的职业是未来的中小学语文教师,肩负着汉语字词教学的重任,怎样科学地进行汉字教学既是对他们所学专业的要求,又是他们业务能力的体现,故此把这方法提炼出来,并由古汉语常用字词的运用,延伸拓展到运用于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的学习指导。我们通过对3500常用字有古文字形即传承关系的字进行穷尽性筛查,找出体现这批字构意的古文字形,通过古文字形与现代楷书字形的对比,逐一分析现代字形的变化情况及变化原因,探寻这些字形的变化轨迹,明确现代汉字形体的演变过程,最终明确现代字形的形义关系。

“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繁简字形的关系研究”成功申报2016年山西省高等学校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2016372)和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重点项目(CXCY1623)。因我所从事的是古汉语教学,而古汉语教材是用繁体字写成的,对于学生来说,他们所熟悉的是现代楷书简体字,教材中的繁体字则是他们学习古汉语的首要障碍。所以对中文专业的学生来说,了解繁简对应关系对古汉语学习非常重要,同时是运用结合汉字形体发展历史来学习和掌握现代楷书简化字的必要过程。因为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是现代楷书简体字形,而简体字形的变化并非历史字形的自然传承变化,而是汉字在同一时代对字形笔画的人为减少,与传承变化不同,因此依据《简化字总表》找出相对应的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的繁体字形,对由繁体到简体的简化情况进行分析与归纳,在明确简化类型的前提下,帮助人们了解和掌握现代汉字简化字的形义关系,从字理的角度系统地把握现代楷书简体字。

这两个项目是我们在前面古代汉语常用字词研究基础上的进一步延伸和拓展,由古汉语1086常用词及常用部首字,拓展到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的学习。

附:2016年太原师范学院校级重点教学改革项目(JGLX1612

——结合汉字形体发展历史的识字方法研究

研究报告

1.成果说明

2.成果一:

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字形的古今变化情况解析

3.成果二:

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的简化情况解析

 

一、成果说明

《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字形的古今变化情况解析》和《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的简化情况解析》是2016年太原师范学院校级重点教学改革项目(JGLX1612):结合汉字形体发展历史的识字方法研究与2016年山西省高等学校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2016372)及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重点项目(CXCY1623):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繁简字形的关系研究两个项目相结合的共同研究成果,这两项成果的研究目的是为帮助学习者方便学习和掌握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而进行的。

《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于1988年发布的,其中常用字2500个,次常用字1000个。这3500个常用字是科研人员通过科学的字频测查方法与手段选定出现代汉语使用频率最高的字。我们的研究项目之所以选择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作为研究对象,也正是出于这3500个字是现代社会使用频率最高的字的考虑,《字表》中的2500常用字其使用覆盖率就已高达97.97%,可见这3500常用字是汉字学习者所需掌握的基础汉字,故此我们选择其作为我们项目的主要研究内容。

从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字形的古今变化情况和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的简化情况这两方面进行研究,是因为我们发现大多数学习者在学习掌握汉字的过程中,始终只是知其然,即仅识记了汉字的形音义,而不知其所以然,即不明白汉字的历史,对其造字意图不甚了解,对现代所用之字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史,演变成为现在所见到的汉字亦无所知。所以我们认为这种仅识记汉字形音义的识字方法(也是通常我们所惯用的识字方法)存在弊端,即孤立识字,没有能够充分利用汉字表意性质及其构形是有系统的特点,致使汉字识字效率不高,效果不好。

我们项目的研究内容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孤立识字的方法,通过结合汉字的发展演变历史,充分利用汉字构形系统性、表意性的特点,通过掌握字理,明确汉字构形与构意的关系,以实现掌握“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汉字学习方法。

纵观汉字的发展历史,汉字是自源文字,早期的汉字在构形方面象形意味突出,形体的构造意图容易辨析,形义关系是统一的;但随着历史的发展,字形演变到今天,汉字在构形方面的象形意味减弱,形体的构造意图已不易辨析,致使有些字的形义关系发生割裂,已无法从构形看出构意,因此就现代汉字的学习而言,使学习者在掌握现代汉字时既能知其然,又能知其所以然,就要结合汉字的发展历史,使汉字的形义关系得以恢复,这就是我们在本项目中要对汉字字形的古今变化情况进行分析梳理的原因,通过厘析汉字自然传承演变的规律来认识汉字形体的发展演变过程,这就是第一个成果产生的由来。

汉字形体的发展演变除了自然的历史传承变化之外还有经过人为简化的变化,所以我们在了解汉字形体的历史传承变化外,还需要了解现代汉字形体简化的情况,探寻繁简之间的形体变化关系,这就是第二个成果产生的由来。

通过这两个成果,我们便能够清晰的梳理出一条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演变的轨迹,从而方便学习者运用结合汉字历史的方法追根溯源的学习汉字,正确地运用汉字。

二、成果一《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字形的古今变化情况解析》

要想进行繁简关系的研究,充分利用汉字的表意性,发挥汉字字形结构在汉字教学及掌握汉字字义方面的作用,总结字形发展演变的规律,了解汉字形体发展变化的具体情况,就必须对汉字形体的历史演变加以分析。只有通过历史了解汉字发展演变的轨迹和过程,才能明确现代所用汉字的来源,才能正确识读现代汉字,准确理解和掌握现代汉字,从历史的追溯与比较中得出符合现代汉字实际的认识和结论来。所以在字形古今变化情况的研究上,我们做的第一步是通过高明的《古文字类编》和许慎的《说文解字》一一对应寻找每个字的甲骨文、金文和小篆以确定每个字的古文字字形演变形态以及各自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然后在齐元涛《汉字发展中的跨结构变化》中传承变化类型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归纳与总结,确定出一套传承变化类型系统;再依据总结出的变化类型将3500常用字进行分类和数据分析,来探求字形历史演变的规律,这也是我们在这方面做得最主要的一点。

从形体自然演变发展的历史来看,其变化的类型多种多样。通过对3500常用字做穷尽性的分析与考察,我们分别得出非传承字(即无古文字形的字)为618字,传承字(即有古文字形的字)为2882字。具体分类情况[19]表现如下:

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形变化分类情况一览表

 

 

 

3500

无古文字形——非传承字618字百分比:17.66%

 

 

有古文字形

传承字2882

82.34%

书写变化S

2480 70.91%

笔法变化F2403

笔数变化E77

构件变化G

402  11.49%

构件对应性变化D

160

构件增加Z23

构件减少M48

构件替换A89

 

跨结构变化K

242

同级T241

构件粘合N226

构件分离L15

异级Y

1

构件粘合N0

构件分离L0

构件重组C1

一、无古文字形——非传承字(共618字)

无古文字形是以3500常用字的繁体字形在《古文字类编》中找不到相应字形为依据的,即在《古文字类编》中没有甲骨文、金文、小篆字形与之对应。3500常用字中无古文字形的字共计618字,在3500常用字中所占比重为17.66%。从无古文字形的数量来看,所占比例数并不大,说明汉字形体以继承居多,同时有些无古文字形的字是从有古文字形的字中分化出来的。

二、有古文字形——传承字(共2882字)

有古文字形是以3500常用字的繁体字形在《古文字类编》中可以找到对应字形为依据的。3500常用字中有古文字形的字共计2882字,在3500常用字中所占比重为82.34%。其中,传承字可分为书写变化和结构变化两大类型。

(一)、书写变化(共2480字)

书写变化是指“汉字经过发展,结构要素、结构模式、结构层次等都没有发生变化,只是书写的样式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形素内部的书写单位在笔法或笔数方面的变化”,[20]主要是因字体风格的变化而产生的变化。书写变化虽然字形特点不同了,但古今字形轮廓的对应关系是明显的,字形的对应关系能够还原,古文字形的演变痕迹能够清楚的找到。包括笔法变化和笔数变化两种类型。

1、笔法变化(共2403字)

笔法变化是指书写方法的变化,由古文字的线条变为今文字的笔画;由古文字的象形变为今文字的不象形。

例如:日,甲骨文字形为,金文为,小篆为image。从古文字形看象太阳之形,轮廓象太阳的圆形,一横或一点表示太阳的光。现代字形“日”于古文字形对照仅仅是书写方法的不同,由象形变为符号,不象形而已。

再如,又,甲骨文字形为,金文为,小篆为。从古文字形看象手抓持的样子,之后的字形稍有变化(到现代汉语“又”,左上角已经封闭),但仍可看出“又”的大致轮廓。

又如,大,甲骨文字形为,金文为,小篆为。从古文字形看象张开双臂,站着的人。从古文字形到现代汉语中的“大”,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它们极为相似。只是在笔划上更加流畅,自然。

字形构件成字化趋向是汉字形体发展演变的特点之一,这是汉字由象形向符号转变过程中最突出的变化特征,这一特征的结果使古文字阶段的不同形体发展到现代汉字时往往演变为相同的形体,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笔法变化的字:

一、乙、二、十、丁、厂(廠)、七、卜、人、入、八、九、几(幾)、儿(兒)、了(瞭)、力、刀、又、三、于、干(乾、幹)、亏(虧)、士、工、土、才(纔)、寸、下、大、与、上、小、口、巾、山、千(韆)、川、亿(億)、个(個)、勺、久、凡、夕、丸、么(麼)、广(廣)、亡、门(門)、义(義)、尸、弓、己、已、子、卫(衛)、也、女、刃、习(習)、叉、马(馬)、丰()、王、井、开(開)、夫、天、无(無)、元、专(專)、云(雲)、艺(藝)、木、五、支、厅(廳)、不、太、犬、区(區)、历(歷、曆)、尤、友、匹、车(車)、巨、牙、屯、比、互、切、瓦、止、少、日、中、贝(貝)、内、水、见(見)、午、牛、手、毛、气(氣)、升、长(長)、帐(帳)、张(張)、仁、什、片、化、仇、币(幣)、仍、仅(僅)、斤、爪、反、介、父、从(從)、今、凶、分、公、仓()、月、氏、勿、欠、风(風)、丹、匀、乌()、凤(鳳)、勾、文、六 、方、火、为(爲)、斗(鬥)、户(戶)、心 、尺、引、丑(醜)、巴、孔、办(辦)、以、允、予、劝(勸)、双(雙)、书(書)、刊、示、末、未、击(擊)、打、巧、正、功、扔、去、甘、世、古、节(節)、本、术(術)、可、丙、左、右、石、布、龙(龍)、平、轧(軋)、东(東)、北、占、业(業)、旧(舊)、帅(帥)、归(歸)、且、旦、目、叶()、甲、申、电(電)、号(號)、田、由、只(隻、衹)、央、兄、叫、叨、叹(嘆)、四、生、失、禾、丘、付、代、仪(儀)、白、仔、他、斥、瓜、乎、丛(叢)、令、用、印、乐(樂)、句、匆、册、犯、外、处(處)、冬、鸟(鳥)、务()、包、饥(飢、饑)、主、市、立、闪(閃)、兰(蘭)、半、汁、汇(匯、彙)、头(頭)、汉(漢)、宁(寧)、穴、它、必、永、司、尼、民、出、奴、加、召、发(髮、發)、孕、圣(聖)、对(對)、台(臺、檯、颱)、矛、纠(糾)、母、幼、丝(絲)、式、刑、动(動)、扛、寺、吉、扣、考、老、巩(鞏)、地、扬(揚)、场(場)、耳、芒、亚(亞)、芝、朽、机(機)、权(權)、臣、再、协(協)、压(壓)、厌(厭)、在、有、百、存、而、页(頁)、匠、夺(奪)、灰、死、成、夹(夾)、轨(軌)、邪、划(劃)、毕(畢)、至、此、贞(貞)、师(師)、劣、光、当(當、噹)、吐、虫(蟲)、曲、团(團、糰)、同、吊、因、吸、岁(歲)、回、岂(豈)、则(則)、肉、网(網)、年、朱(硃)、先、舌、竹、乔(喬)、伟(偉)、传(傳)、休、伍、伏、优(優)、伐、延、件、任、伤(傷)、价(價)、份、仰、仿、伙(夥)、伪(偽)、自、血、向(嚮)、似、后(後)、行、舟、全、会(會)、杀(殺)、合(閤)、兆、企、众(眾)、创(創)、肌、朵、杂(雜)、危、旬、旨、负(負)、各、名、多、争(爭)、色、壮(壯)、冲(衝)、冰、庄(莊)、庆(慶)、亦、刘(劉)、齐(齊)、交、次、衣、产(產)、充、妄、闭(閉)、问(問)、闯(闖)、羊、并、关(關)、米、灯(燈)、州、汗、污、江、池、汤(湯)、宇、守、宅、字、安、军(軍)、寻(尋)、尽(盡)、孙(孫)、阵(陣)、阳(陽)、收、阶(階、堦)、阴(隂、陰)、防、奸、如、妇(媍、婦)、好、戏(戲)、羽、观(觀)、欢(歡)、买(買)、红(紅)、纤(繊)、级(級)、约(約)、纪(紀)、驰(馳)、巡(廵)、寿(夀)、筹(籌)、麦(麥)、进(進)、远(遠)、违(違)、运(運)、坛(壇、罈)、技、坏(壞)、扰(擾)、批(𢱧)、扯、走、抄、贡(貢)、攻、赤、折(摺、折)、扮、孝、均、抛、投、抗、坑、坊、壳(殼)、志、块(塊)、声(聲)、把、却、报(報)、劫、严(嚴)、劳(勞)、克、杆、杠、杜、材、杏、极(極)、李、杨(楊)、求、束、豆、两(兩)、医(醫)、丽(麗)、辰、励(勵)、还(還)、歼(殲)、来(來)、连(連)、步、坚(堅)、旱、盯、呈、时(時)、吴(呉)、助、县(縣)、里、园(園)、旷(曠)、围(圍)、呀、足、男、困(睏)、串、员(員)、听(聽)、吹、呜(嗚)、别、财(財)、钉(釘)、告、我、乱(亂)、体(體)、利、秃、秀、私、每、何、作、伯、伶、低、位、伴、身、佛、近、彻(徹)、役、返、余(餘)、希、坐、谷(穀)、妥、犹(猶)、含、肝、肠(腸)、龟(龜)、免、角、删、条(條)、卵、岛(島)、迎、饭(飯)、系(係、繫)、冻(凍)、状(狀)、亩(畝)、况(況)、床、库(庫)、疗(療)、应(應)、冷、序、辛、冶、忘、闲(閑)、间(間)、闷(悶)、判、灿(燦)、弟、沙、汽、泛、沟(溝)、没(沒)、沈、怀(懷)、忧(憂)、完、宋、宏、牢、究、穷(窮)、灾(災)、启(啟)、补(補)、初、社、君、灵(靈)、层(層)、尾、迟(遲)、局、改、忌、际(際)、陆(陸)、阿、陈(陳)、阻、妨、忍、劲(勁)、嗜、鸡(雞)、驱(驅)、纯(純)、纳(納)、纲(綱)、驳(駁)、纵(縱)、纷(紛)、纸(紙)、纹(紋)、纺(紡)、驴(驢)、纽(紐)、玩(翫)、环(環)、武、青、现(現)、拔、坦、拍、顶(頂)、拥(擁)、抵(牴、觝)、拘、势(勢、埶)、拉、幸(倖)、招、拨、择(擇)、其、取、林、枝、柜(櫃)、析、板、松(鬆)、枪(槍)、构(構)、杰(傑)、述、枕、丧(喪)、或、画(畫)、卧、事、刺、枣(棗)、雨、卖(賣)、厕(廁)、奇、奋(奮)、态(態)、欧(毆)、垄(壟、壠)、妻、轰(轟)、顷(頃)、转(轉)、斩(斬)、轮(輪)、到、非、叔、肯、齿(齒)、些、虎、虏(虜)、肾(腎)、贤(賢)、尚、果、味、昆、国(國)、昌、明、易、昂、典、固、忠、呼、鸣(鳴)、岸、帖、罗(羅)、帜(幟)、岭(嶺)、败(敗)、贩(販)、购(購)、图(圖)、钓(釣)、制、知、牧、物、刮、秆、和、季、委、佳、侍、版、侄、侦(偵)、侧(側)、凭(凴、憑)、侨(僑)、佩(珮)、货(貨)、依、迫、质(質)、征(徴)、彼、径(徑)、所、舍(捨)、金、命、采、受、乳、贪(貪)、念(唸)、贫(貧)、肤(膚)、肺、肢、肿(腫)、股、肥、服、胁(脅)、周、昏、鱼(魚)、兔(兎)、狐、忽、狗、饰(飾)、饱(飽)、京、享、庙(廟)、府、底、剂(劑)、废(廢)净()、盲 、放、刻、育、闸(閘)、闹(鬧、閙)、郑(鄭)、单(單)、炊、炕、炎、炉(爐)、沫、浅(淺)、法、泄、河、沾、泪(淚)、油、泊、沿、泡、注、泳、泥、泳、沸、波、泽(澤)、治、怖、性、怕、怜(憐)、怪、学(學)、宝(寶)、宗、定、宜、审(審)、宙、官、空、帘(簾)、实(實)、试(試)、郎、诗(詩)、肩、房、诚(誠)、衫、视(視)、话(話)、诞(誕)、询(詢)、该、详(詳)、建、肃(肅)、录(錄)、隶(隸)、居、届、刷、弦、承、孟、孤、陕(陝)、降、限、妹、姑、姐、姓、始、驾(駕)、参、艰(艱)、线(綫)、练(練)、组(組)、细(細)、驶(駛)、织(織)、终(終)、驻(駐)、驼 (駝)、绍(紹)、经(經)、贯(貫)、珍、毒、型、挂、封、持、项(項)、城、挠(撓)、政、赴、赵(趙)、挺、括、拾、挑、指、垫(墊)、挤(擠)、按、挥(揮)、某、甚、革、荐(薦)、带、草、茧(繭)、荒、荣(榮)、故、胡、南、药(藥)、枯、柄、栋(棟)、相、柏、柳、柱、柿、树(樹)、咸、威、厘(釐)、厚、砌、面、耐、牵(牽)、残(殘)、殃、轻(輕)、皆、背、战(戰)、点(點)、临(臨)、览(覽)、竖(豎)、省、削、尝(嘗)、是、盼、眨、显(顯)、哑(啞)、冒、映、昨、畏、胃、贵(貴)、界、虹、虾(蝦)、思、虽(雖)、品、咽、骂(駡)、响(響)、咬(齩)、咳、炭、罚(罰)、贱(賤)、贴(貼)、骨、钞(鈔)、钟(鐘、锺)、钩(鈎)、卸、拜、看、牲、选(選)、适(適)、秒、种(種)、秋、科、重、竿、段、贷(貸)、顺、修、保、促、侮、俭(儉)、俗、俘、信、皇、鬼、追、俊、盾、待、律、很、须(須)、叙、剑、逃、食、盆、胞、脉、勉、独(獨)、狡、狱(獄)、狠、贸(貿)、怨、急、饶(饒)、弯(彎)、将(將)、奖(獎)、哀、亭、亮、度、迹、庭、疫、姿、亲(親)、音、帝、施、闻(聞)、阀(閥)、阁(閣)、养(養)、美、姜、叛、类(類)、迷、首、逆、总(總)、炼(煉)、炮、洁(潔)、洒、浇(澆)、浊(濁)、洞、测(測)、洗、派、洽、染、济(濟)、洋、浑(渾)、恒、恢、恰、恼()、恨、觉(覺)、宣、室、宫、宪(憲)、突、穿、窃(竊)、客、冠、语(語)、扁、祖、神、祝、误(誤)、诱()、说(說)、诵(誦)、垦(墾)、退、既、屋、昼(晝)、费(費)、孩、除、险(險)、院、娃、姨、姻、娇(嬌)、怒、贺(賀)、盈、勇、怠、柔、垒(壘)、结(結)、绕(繞)、骄(驕)、绘(繪)、给(給)、络(絡)、骆(駱)、绝(絶)、绞(絞)、统(統)、耗、艳(豔)、珠、班、素、蚕(蠶)、顽(頑)、盏(盞)、匪、栽、捕、振、载(載)、赶(趕)、起、盐()、捎、捉、捐、损(損)、哲、逝、捡(撿)、热(熱)、恐、壶(壺)、挨、耻(恥)、耽、莲(蓮)、荷、获(獲、穫)、恶(惡)、真、桂、档(檔)、桐、株、桥(橋)、桃、格、校、核、根、索、哥、速、逗、栗、配、翅、辱、唇(脣)、础(礎)、破、逐、烈、殊、顾()、轿(轎)、顿(頓)、致、柴、桌、虑(慮)、紧(緊)晒(曬)、晓(曉)、鸭(鴨)、、晕(暈)、蚊、哨、哭、恩、唉、罢(罷)、峰、圆(圓)、贼(賊)、贿(賄)、钱(錢)、钳(鉗)、钻(鑽)、铁(鐵)、铃(鈴)、铅(鉛)、特、牺(犧)、造、敌(敵)、租、积(積)、秧、秩、称(稱)、笔(筆)、笑、债(債)、值、倚、倾(傾)、倒、倡、候、倍、健、臭、射、躬、息、徐、般、爹、爱(愛)、颂(頌)、翁、脆、脂、胸、胳、脏(髒、臓)、胶(膠)、狸、饿(餓)、浆(漿)、高、席、脊、病、疾、效、离(離)、资(資)、凉、站、剖、竞(競)、旁、旅、畜、阅(閱)、羞、粉、料、益、烤、烦(煩)、烧(燒)、烟、涛(濤)、浙、酒、涉、消、浩、海、浴、浮、流、润(潤)、涌、悟、悄、悔、害、宽(寬)、家、宵、宴、宾(賓)、容、宰、案、扇、袜(襪)、袖、袍、被、祥、冤、恳(懇)、剧(劇)、屑(㞕)、弱、娱、能、难(難)、预(預)、桑、绢(絹)、绣(綉)、验(驗)、继(繼)、球、理、域、掩、捷、排、掉、推、掀、授、教 、掏、掠、接、控、探、据(據)、职(職)、基、黄、营(營)、梢、梅、检(檢)、梯、桶、救、副、戚、爽、聋(聾)、袭(襲)、盛、辅(輔)、虚、雀、堂、培、梳、常、匙、眯(瞇)、眼、野、晚、啄、距、跃(躍)、略、蛇、唱、患、唯、崖、崇、铜(銅)、铲(鏟)、银(銀)、甜、梨、移、笨、笼(籠)、笛、符、敏、悠、偿(償)、偶、售、停、偏、假、得、衔(銜)、船、斜、鸽(鴿)、悉、欲、彩、领(領)、脚、脱(脫)、象、猜、猎(獵)、猛、馆(館)、减、毫、麻、痕、鹿、盗(盜)、章、竟、商、族、旋、望、率、盖、粗、断(斷)、兽(獸)、淹、渐(漸)、液、梁、情、惭(慚)、惧(懼)、惊(驚)、寄、窑、祸(禍)、粒、清、淋、渠、混、淡、渗(滲)、悼、惕、惨(慘)、寇、宿、密、弹(彈)、随(隨)、隆、隐(隱)、婚、颈(頸)、绩(績)、续(續)、绳(繩)、维(維)、绵(綿)、绸(綢)、绿(緑)、琴、替、款、堪、提、堤、博、揭、喜、插、揪、搜、援、裁、搂(摟)、搅(攪)、握、斯、期、欺、葡、敬、葱、落、朝、辜、棋、植、森、椅、惠、惑、厨、确(確)、雁、殖、裂、雄、暂(暫)、雅、辈(輩)、悲、紫、敞、赏(賞)、掌、晴、最、量、喷(噴)、晶、景、践(踐)、跌、蜓、喝喘、喉、幅、赌(賭)、黑、铺(鋪)、链(鏈)、销(銷)、锁(鎖)、锄(鋤)、锋(鋒)、锐(銳)、短、鹅(鵝)、稍、程、稀、税、筐、等、筑(築)、策、筒、筋、筝、傲、傅、堡、焦、傍、储(儲)、奥、街、惩(懲)、御(禦)、循、艇、舒、番、释(釋)、禽、腊(臘)、腔、鲁(魯)、猴、然、装(裝)、蛮(蠻)、就、痛、童、阔(闊)、羡、尊、道、曾、湖、湿(濕)、温(溫)、渴、滑、渡、游、滋、溉、愤(憤)、惰(憜)、愧、愉、慨、割、富、窜(竄)、裕、裙、谦(謙)、属(屬)、屡(屢)、强、粥(鬻)、疏、隔、隙、絮、登、缓 (緩)、编(編)、骗(騙)、缘(緣)、瑞、魂、摄(攝)、填、搏、鼓、携、摇、摊(擹)、蒜、勤、蓝(藍)、墓、幕、蓬、蓄、蒙、蒸、献(獻)、禁、楚、想、槐、榆、楼(樓)、概、赖(賴)、酬、感、碍(礙)、碑、碎、碌()、零、雾(霧)、雹、输(輸)、督、龄(齡)、睛、愚、盟、歇、暗、跨、跳、跪、路、跟、遣、蛾、罪、罩、错(錯)、锡(錫)、锦(錦)、键(鍵)、锯(鋸)、矮、稠、愁、简(簡)、毁、舅、鼠、催、像、微、愈、遥、腥、腹、触(觸)、解、酱、新、韵(韻)、粮(糧)、数(數)、煎、慈、满(滿)、漠、滥(濫)、滔、粱、慎、誉(譽)、福、群、辟、障、嫁、叠、缝(縫)、缠(纏)、静、碧、墙(墻)、撇、嘉、摧、截(巀)、境、摘、聚、蔽、慕、暮、蔑、模、榜、歌、酷、酸、愿(願)、需、裳、颗(顆)、蜻、蜡、蝇、锻(鍛)、稳(穩)、算、管、僚、鼻、魄、貌 、膜、膊、膀、鲜、裹、敲、豪、膏、遮、腐、瘦、竭、端、旗、精、熄、漆、滴、演、漏、慢、察、谱(譜)、翠、熊、缩(縮)、慧、趣、播、撞、增、聪(聰)、鞋(鞵)、蕉、蔬、横、樱(櫻)、醋、醉、震、霉(黴)、题(題)、蝶(蜨)、墨、镇(鎮)、靠、稻、黎、稿、稼、箱、箭、篇、僵、僻、德、膝、摩、颜、毅、遵、潜(潛)、潮、额(額)、慰、劈、操、燕、薪、薄、颠、橘、整、融、醒、餐、蹄、器、赠(贈)、默、镜(鏡)、赞(贊)、篮(籃)、衡、雕、辨、澡、激、壁、避、鞠、藏、霜、霞、蹈、穗、辫(辮)、赢(贏)、燥、臂、翼、骤、覆、翻、攀、蹲、颤(顫)、瓣、疆、耀、躁、籍、魔、灌、蠢、霸 、露、罐、匕、丐(匃)、歹、戈、夭、仑(侖)、冗、邓(鄧)、艾、卢(盧)、叽(嘰)、皿、囚、矢、乍、尔(爾)、冯(馮)、玄、邦、邢、芋、芍、夷、吁、吕、廷、仲、伦(倫)、伊、肋、旭、匈、凫(鳧)、妆(妝)、亥、汛、弛、驮(馱)、驯(馴)、纫(紉)、玖、韧(韌)、抠(摳)、扼、抡(掄)、坎、拟(擬)、抒、芙、芜(蕪)、苇(葦)、芥、杉、巫、杈、甫、匣、轩(軒)、卤(鹵、滷)、肖、吠、吟、吻、邑、吮、岖(嶇)、牡、佑、佃、伺、囱、肘、甸、鸠(鳩)、彤、灸、庇、吝、庐(廬)、闰(閏)、兑(兌)、灼、沐、沛、沦(淪)、汹、沧(滄)、忱、罕、妓、姊、纬(緯)、玫、卦、坷、拓、坪、坤、拂、拙、妒、拇、拗、茉、昔、苛、苫、苟、苞、茁、枉、枢(樞)、枚、枫(楓)、郁(鬱)、奄、殴(毆)、卓、昙(曇)、咙(嚨)、呻、咆、贮(貯)、氛、秉、侠(俠)、侥(僥)、侣、侈、卑、侩(儈)、刹、肴、觅(覓)、忿、瓮、肪、庞(龐)、疟(瘧)、卒、氓、沽、沮、泣、泞、泌、沼、宠、宛、祈、诡、帚(箒)、屉(屜)、弧、弥(彌)、函(圅)、虱、叁(叄)、绅(紳)、驹(駒)、绊(絆)、绎(繹)、契、贰(貳)、珊、挟(挾)、拯、荧(熒)、栈(棧)、栅、枷、勃、柬、砚(硯)、轴(軸)、韭、昧、昭、盅(蠱)、勋(勛)、哆、幽、钝(鈍)、钦(欽)、钧(鈞)、钮(鈕)、毡(氈)、秕、俄、侯、衍、胧(朧)、胎、咨、飒(颯)、闺(閨)、闽(閩)、娄(婁)、烁(爍)、炫、洛、恃、恍、恬、恤、宦、祠、迅(遜)、陨(隕)、姚、蚤、骇(駭)、耘、捍、袁、捌、挫、挚(摯)、捣(搗)、埃、耿、聂(聶)、莹(瑩)、莺(鶑)、栖、桅、贾(賈)、酌、砾(礫)、逞、哮、唠(嘮)、哺、剔、蚌、畔、蚣、圃、鸯(鴦)、峭、峻、赂(賂)、赃(贜)、秫、赁(賃)、殷、舀、豺、豹、颁(頒)、胯、脐(臍)、卿、鸳(鴛)、馁(餒)、凌、凄、衷、紊、瓷、羔、烙、浦、涣、滌、涧(澗)、涕、涩(澀)、悍、悯(憫)、窍(竅)、诺(諾)、诽(誹)、袒、崇、恕、娩、骏(駿)、琐(瑣)、麸(麩)、琅、措、赦、捻、掐、掖、掸(撣)、勘、聊、娶、菱、菲、萎、菩、萤(螢)、乾、萧(蕭)、梗、梧、梭、酝、硕(碩)、奢、匾、颅(顱)、彪、晤、曼、晦、冕、畦、趾、蛆、蛉、唬、啸(嘯)、逻(邏)、崔、崩、婴(嬰)、赊(賖)、铛(鐺)、铝(鋁)、铣(銑)、铭(銘)、矫(矯)、秸、笙、笤、傀、躯(軀)、兜、衅(釁)、徘、徙、敛、翎、脯、逸、凰、祭、庶、閻、阐(闡)、眷、焊、焕、鸿(鴻)、涯、淑、淮、淆、渊(淵)、淫、淤、淀(澱)、涵、悴(顇)、窒、谍(諜)、谐(諧)、祷(禱)、谒(謁)、谓(謂)、谚(諺)、尉、隅、婉、颇(頗)、绰(綽)、绷(綳)、综(綜)、缀(綴)、琳、琢、琼(瓊)、揽(攬)、揖、彭、揣、搀(攙)、壹、搔、募、蒋(蔣)、蒂(蔕)、韩(韓)、棱、焚、棺、椭、棘、酣、颊(頬)、翘(翹)、凿(鑿)、棠、鼎、跋、蛔、蜓、蛤、啼、喧、嵌、赋(賦)、赐(賜)、黍、粤、腥、猬、竣、翔、奠、滞、湘、溃(潰)、惶、寓、窖、窘、雇、犀、媒、缔(締)、缕(縷)、瑰、聘、斟、靶、楔、楷、酪、辐(輻)、辑(輯)、睦、暇、畸、蜗(蝸)、蜕、蛹、嗅、锥(錐)、锭(錠)、稚、魁、衙、腻、颖(穎)、雏(雛)、禀、痹、痴、靖、溢、肄、溶、滓、溺、窥(窺)、窟、裸、缚(縛)、赘(贅)、赫、辕(轅)、辖(轄)、雌、墅、蝉(蟬)、幔、箕、箫(簫)、僧、彰、粹、漾、寡、褐、缨 (纓)、撩、撮、嘲、蝠、蝎、蝗、蝙、幢、镐(鎬)、稽、鲤(鯉)、潘、澄、憎、翩 、鹤(鶴)、履、豫、缭(繚)、撼、擅、薛、薇、翰、橙、蟥、霎、辙(轍)、蟆、螟、鹦(鸚)、穆、篙、儒、燎、濒(瀕)、懈、缰(繮)、檐、檀、曙、蹋、蟋、赡(贍)、儡、徽、朦、臊、糜、懦、瞻、嚣、璧、藻、蹭、蹬、簸、靡、癣、鬓(鬢)、巍、譬、蘸、抚(撫)、夜

2、笔数变化(共77字)

笔数变化是指字形的构件因书写字体样式的变化所引起的书写笔数的减少。

例如:言,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image。字形由小篆变为隶楷,则变为,少了“丨”,于是成为现在的“言”。依据偏旁类推的原则,凡从“言”的字,都算做是笔数减少的情况。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笔数变化的字:

订(訂)、计(計)、议(議)、讯(訊)、记(記)、礼(禮)、训(訓)、讨(討)、写(寫)、夸(誇)、吃、讽(諷)、设(設)、访(訪)、许(許)、论(論)、讲(講)、津、涝(澇)、堵、勒、猪、屠、绪(緒)、暑、鼓、意、煌、谨(謹)、誓、辩(辯)、警、护(護)、言、这(這)、证(證)、识(識)、诉(訴)、诊(診)、词(詞)、译(譯)、者、请(請)、诸(諸)、读(讀)、课(課)、谁(誰)、调(調)、谅(諒)、谈(談)、谊(誼)、谋() 、谎(謊)、谢(謝)、谜(謎)、煮、讥(譏)、臼、讳(諱)、讶(訝)、讹(訛)、讼(訟)、诀(訣)、诅(詛)、诈(詐)、厢、睹、署、兢、诫(誡)、诬(誣)、诲(誨)、谤(謗)、谬(謬)、蔼(藹)、谆(諄)、谴(譴)

(二)、构件变化(共402字)

构件变化是指“汉字经过发展,结构要素、结构模式、结构层次等构形属性发生了变化”。[21]结构变化中具体又分构件对应性变化和跨结构变化。

1、构件对应性变化(共160字)

构件对应性变化是指汉字在传承过程中所产生的构件增加、构件减少和构件更换的变化情况,这些变化情况与前一个时代的字形相比,后一个时代的字形所增减或更换的构件是可以确定的。

1)、构件增加(共23字)

例如:乃,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image。《说文·卷五·乃部》“乃,曳詞之難也。象气之出難。凡𠄎之屬皆从𠄎。臣鉉等曰:今隸書作乃。奴亥切。image古文乃。image籒文乃”。从徐铉的解说中可知隶书时已作“乃”,从古文字形来看现代所用字形“乃”仍属于增加构件“丿”。

再如,玉,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隶书玉在“”字上加一点指示符号,变为指事字,以区别“王”。从古文字形来看现代所用字形“玉”仍属于增加构件“、”。

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构件增加的字:

乃、玉、前、洲、恋、准(準)、疲、烛(燭)、涂(塗)、剪、联(聯)、蛛、铸(鑄)、燃、湿、繁、琉、畴(疇)、跛、惫()、蜀、漓(灕)、踊(踴)

2)、构件减少(共48字)

例如:狂,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image。从小篆字形看,“㞷声”变为“王声”,减少构件“屮”。“汪”字情况与此相同。

再如:侵,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从小篆字形变为楷书,构件减少了“巾”。这种变化往往破坏了汉字的结构,使字形的构意不易解读。

又如,蜂,甲骨文为,小篆为,从小篆到楷书“蜂”,构件减少了左上角的和一个

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构件减少的字:

否、狂、汪、即、尿、责(責)、杯、旺、咏、往、变(變)、附、屈、星、香、蚀(蝕)、烂(爛)、活、夏、原、监(監)、拳、浸、掘、雪、晨、累(纍)、犁、渔(漁)、智、集、焰、雷、蜂、蜘、蜜、侵、虐、胚、峦(巒)、赎(贖)、甥、牍(牘)、腌、瑟、磕、凛

3)、构件替换(共89字)

例如:饮,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image。楷书为“飮”,简化为“饮”。甲骨文和金文都是象形字。从小篆字形来看,“酉”的上部似乎是甲骨文口舌之形的简化,而左边的人形,则按非字构件成字化的原则变为了“欠”。由小篆字形到楷书字形“㱃”的变化,书写变化的特征表现得十分明显。由“㱃”变为“飮”,则为构件替换方式的变化。

再如,冈,金文为,小篆为。楷书为“岡”,简化为“冈”。从小篆字形到楷书,小篆“”内部的 替换为,其他部分则是书写变化。所以到“岡”是构件替换。

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构件替换的字:

飞(飛)、冈(岡)、乏、队(隊)、灭(滅)、辽(遼)、边(邊)、过(過)、达(達)、列、尘(塵)、早、刚(剛)、那、迅、导(導)、村(邨)、邮(郵)、饮(飲)、例、斧、郊、胆、造、秘、透、笋、俯、徒、途、拿、脑(腦)、逢、留、部、递(遞)、陵、陶、陷、陪、通、累(絫)、袋、偷、痒(癢)、添、逮、敢、逼、遇、遗(遺)、蛙、置、鉴(鑒)、鄙、辞(辭)、溪、殿、熟、磨、迂、迄、阱、贬(貶)、坠(墜)、斋(齋)、淳、粟、遏、筏、逾、腕、敦、遂、媚、婿、鹉(鵡)、椿、楣、颓(頹)、猿、馏(餾)、廓、痴、溯、寝、剿、醇、鳞(鱗)

2、跨结构变化(共242字)

跨结构变化是指“汉字在历时传承过程中,有时会打破原有的构形关系,发生同层次构件的重新组合或跨层次的重新组合”。跨结构变化可分为同层级跨结构变化和异层级跨结构变化。其中,同层级跨结构变化指“原本属于同一构形层级的不同构件发生了跨构件的重新组合”。异层级跨结构变化指“原本不属于同一个构形层级的构件发生了跨构件的重新组合”。[22]

1)、同层级跨结构变化

同层级跨结构变化又可分构件粘合性变化和构件分离性变化两种情况。

①、构件粘合(共226字)

构件粘合是指几个构件粘合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

例如:丈,篆书为image。从小篆变为隶楷,“又”、“十”粘合为“丈”。两个构件粘合为一个整体。

再如:共,小篆为。从小篆到楷书,的两条外部曲线拉直粘合形成一条直线,这条直线与下部的短线重合,形成楷书“共”。

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构件粘合的字:

丈、之、与(與)、及、乡(鄉)、仆(僕)、厉(厲)、史、仙、让(讓)、皮、共、朴(樸)、西、屿(嶼)、迁(遷)、华(華)、伞、决、兴(興)、欣、异(異)、弄、形、戒、吞、扶、坟(墳)、芽、花、芹、芬、苍(蒼)、芳、芦(蘆)、苏(蘇)、更、兵、伸、佣(傭)、邻、弃(棄)、沃、快、良、妖、奉、表(錶)、规(規)、坡、披、苦、若、茂、苹、苗、英、范(範)、直、茄、茎(莖)、茅、奔、具、垂、供、使、备(備)、券、卷(捲)、奏、春、巷、标(標)、要、研、复、便、胜(勝)、饼(餅)、差、送、洪、浓(濃)、举(舉)、袄(襖)、卷(捲)、眉、泰、都、恭、莫、晋、党(黨)、唤(喚)、缺、借、俱、狼、衰、唐、瓶、兼、烘、浪、朗、剥、展、娘、萌、萝(蘿)、菌、菜、菊、萄、萍、械、梦(夢)、票、圈、猫、凑、廊、康、庸、深、惜、塔、越、趁、趋(趨)、超、散、惹、葬、葛、董、椒、厦、脾、善、普、嫂、嫌、舞、疑、戴、农(農)、粪(糞)、港、寒、漂、赛(賽)、槽、飘(飄)、暴、糖、塘、睡、锤(錘)、腾、廉、遭、塞、酿(釀)、歉、糟、鞭、爆、壤、嚷、囊、换、吏、杖、拱、荆、茸、茬、荚(莢)、茵、荤(葷)、荔、奕、屏、秦、匿、埂、莽、莱(萊)、莉、桩(樁)、俺、郭、捶、曹、唾、巢、锉(銼)、缅(緬)、蓖、蒿、蒲、蓉、誊(謄)、寞、蔫、摹、蔓、榛、熏、舆(輿)、樊、嘿、膘、潭、潦、瓢、瀑、冀、黔、篡、腋、膳、攘、镶

②、构件分离(共15字)

构件分离是指一个构件分离成几个构件。

例如:幻,甲骨文为,金文为,小篆为image。从小篆字形到隶楷,变为“幺”,变为“”,字形原为一个整体,后离析为左右分离的结构。

再如:朋,甲骨文写作,金文为。从古文字形看是串在一起的物品,到隶楷则变为“朋”,构件与“月”成为同形关系,“月”在字形中不体现构意。并且离析为两个“月”的形体组合。

以下是我们总结的属于构件分离的字:

万(萬)、幻、扑(撲)、迈(邁)、乘、骑(騎)、棚、肆、泉、朋、骚(騷)、熬、蔗、熙、爵

2)、异层级跨结构变化(共1字)

主要表现是构件重组变化。

构件重组是指几个构件重新组合成几个与原来不同的构件。变化后的构件不能一一对应。

即“照”,金文为,小篆为。从小篆到楷书,小篆中的“日”与“火”为同一层级,“刀”与“口”为同一层级。但楷书“日”与“火”分离,“日”与“召”成为同一层级。

通过古今字形的对比,2882个字形的变化主要体现为书写变化(2480个)和结构变化(402个)。通过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有古文字形的2882个字在3500常用字中所占比例为82.34%,说明3500常用字大部分是由古文字发展演变而来,可以看出研究字形变化不能抛开历史。其中书写变化所占比例为70.91%,书写变化所占的比重较大表明汉字形体的发展具有相当的稳定性,此类字古文字形的痕迹保留较为完整,繁体保留的字意信息也较为完整。但还有一部分汉字在演变过程中结构发生改变,使得字意信息或多或少丧失,尤以跨结构变化最甚,如“寒”,金文为,小篆为,二者字形结构相同,只是笔法不同,字形从宀从茻从人从冰,构意体现了人在屋中用草防寒,所以字义为寒冷。《说文·卷七·宀部》“寒,凍也。从人在宀下,以茻薦覆之,下有仌。”现代汉字字形为“寒”,从发展角度来看形体在隶书时已经把“人”和“草”粘合成构件“”,楷书继承了隶书的写法,下面的“冰”——“仌”变成了两点儿“冫”。“”的变化是构件粘合方式的变化,是结构变化中的跨结构变化,字形理据丧失,但是通过溯源,“”的变化过程是清楚的,理据也是可以找到的。所以更突出识字要回归历史的必要性。分析数据显示,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的跨结构变化总计242个,占3500常用字中的比例很小,仅为6.91%,说明现代汉字的理据度仍然保持在一半以上,汉字的表意性质并没有改变;同时说明现代汉字教学中,通过汉字理据性的分析来进行识字,仍然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三、成果二《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的简化情况解析》

在《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繁简字形关系研究》这个课题下,我们进行了两方面的研究,一是传承字的形体变化,我们侧重的是古今汉字因书写风格的不同所导致的不同字体的变化,如由甲骨文、金文、小篆形体变为楷书而产生的形体变化。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中简化字形体的简化情况,侧重的则是同为楷书的情况下所进行的人为字形笔画的减少,如“萬”简化为“万”的情况。我们依据1986年公布的《简化字总表》选出3500常用字中有繁体的字(共1072字),来分析这些简化字是如何从繁体字简化而来的。通过繁简字形的对照,我们根据前人在简化类型方面的研究成果,如钱玄同,他是有系统的提出汉字简化方法的第一人,他在分析宋元以来流传下来的基础上,归纳出简体字的八种构成方法:1、将多笔画的字就它的全体删减,粗具简体匡廓,略得形似者,如“壽”作“寿”。2、草书楷化者,如“爲”作“为”。3、将多笔画的字仅写它的一部分者,如“聲”作“声”。4、将全字中多笔画的一部分用很简单的几笔替代者,如“劉”作“刘”。5、采用古体者,如“從”作“从”。6、将音符改用少笔画的字者,如“燈”作“灯”。7、别造一个简体者,如“響”作“响”。8、假借它字者,如“義”作“义”。[23]还有裴伟娜在其论文《简化字总表中的简化方法及溯源研究》中将简化字简化方法分为“部件省略”、“保留原字轮廓”、“形声简化”、“会意简化”、“同音代替”、“符号代替”、“草书楷化”、“古本字”、“弃用字”、“古通用字”和“约定俗成”11类。综合之后确定简化方法有18种,确定简化字有11种类型。以下则是具体分类:

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简化分类情况一览表

简化类型

简化方法

保留轮廓

(共20字)

即保持原字的轮廓,省略或改写原字中的某一部分笔画,使人一看便可认得,

减省部件

(共56字)

是指保留原字有代表性的部分,其余部分则省略不写。

草书楷化

(共90字)

有些简体字是历代许多大书法家笔下的行草字体,将这些字的连笔断开并加以楷化,就成了现行的简化字。

古通用字

(共22字)

所谓古通用字,是指这些简体字和它的繁体在古代是可以通用的,而把形体较简的字定为现行的简化字。

同音合并

(共38字)

繁简字形在古代并存,它们发音相同或相近,最终选用笔画简单的字作简体

重新造字

(共22字)

1、丧失理据

(共9字)

2、重构理据

(共13字)

声符替换

(共58字)

1、繁体本是形声字,用简单的声符替换繁复的声符(共50字)

2、繁体是非形声字使用简单声符简化为形声字(共8字)

弃今用古

(共33字)

1、繁简字是历时关系,简体字形最先存在,后来因为假借或其他情况被借用表示其他意义后,后人又重新造字来表示原来的字义,在汉字简化过程中又恢复了原来字形,选用古文字形作简体,弃用后造字。(共19个)

2、以古时异体字或俗字作为正字(共4字)

3、弃用字

(共10字)

 

类推简化

(共655字)

1、可简化的成字部件类推(共181字)

2、偏旁类推(共386字)

3、可简化的不成字部件类推

(共62字)

4、独体字时不存在简化,在合体字中存在类推简化(共26字)

符号替换

(共48字)

有些繁体字的某个部分太过繁杂,人们就把这个复杂的部分改用一个简单的符号来代替。大部分符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成为记号字(共46字)

约定俗成

(共30字)

所谓约定俗成,是指这些字是由人民群众经过长期的社会实践而确定或形成的。

 

 

 

 

 

 

 

一、保留轮廓

顾名思义,即保持原字的轮廓,省略或改写原字中的某一部分笔画,使人一看便可认得。这类字从简化字中可以看出繁体字的轮廓,且一般多是传承字,可以看出古文字形的痕迹,所以具体识记可以根据古文字形看其演变帮助记忆,此类情况共有20字:

龟(龜):“龟”字省减了原字大量繁杂的笔画,只保留了原字的轮廓。谷衍奎在《汉字源流字典》中也认为“龟”字乃“取其轮廓”。

伞(傘):“伞”字简省了中间反复的笔画,但字形轮廓没变,可以很明显看出对应关系。

两(兩)“两”字通过繁简对照发现只是写法有些许出入,大致轮廓未变。

吴(吳):“吴”情况同上,大致轮廓未变。

皂(皁):“皂”情况同上,大致轮廓未变。

没(沒):“没”情况同上,大致轮廓未变。

况(況):“况”通过繁简对照发现只是偏旁简省了一点,大致轮廓未变。

齿(齒):情况类似于“伞”。

屑(㞕):“屑”字通过繁简对照发现只是写法有些许出入,大致轮廓未变。

盗(盜):情况类似于“况。”

随(隨):“随”字是保留了原字的一大部分,省掉了右上部的一小部分而构成的简化字。

温(溫):“温”字繁简字右上部分写法稍有不同,大致轮廓一致。

摇(搖):“摇”同上,写法不同,大致轮廓一致。

碌():“碌”同上,写法不同,大致轮廓一致。

满(滿):“满”同“两”,写法有些许出入,大致轮廓未变。

墙(墻):“墙”繁简字写法有些许出入,大致轮廓未变。

兑(兌):“兑”字繁简字写法有些许出入,大致轮廓未变。

堕(墮):“堕”字是省略右旁中间的“工”而形成的简化字,同“随(隨)”。

椭(橢):“椭”字也是省掉右旁的中间部分而构成的简化字,同“随(隨)”。

叁(叄):“叁”字减省繁体字上面的部分笔画,但大致轮廓不变。

二、减省部件

这类是指保留原字有代表性的部分,其余部分则省略不写。这类字多是截取繁体字比较有代表性的部分作简化字,但其他省略的部分也与字意相关,或是表形,如:儿(兒),“兒”繁体被省略的部分就是像刚出生的婴儿头盖骨还没愈合的样子,简化后被省略,或是表意如:飞(飛),“飛”中的“升”字有向上的意思,与“飞”意义相关,可以根据这样相关的字意来进行记忆,此类情况共56字:

儿(兒):“儿”字是将原字的上偏旁省略,保留下偏旁而构成的简化字,首见于太平天国文书中。

么(麼):“么”是截取繁体“麽”的下部“么”,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成的。见于明代的官府文书档案《兵科抄出》。

飞(飛):唐代《杜居妻崔素墓志》中的“飛”字写作去掉“升”的上下两个“飞”字。现行简化字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简化为“飞”。

习(習):“习”字是截取原字上部的一半,省略其他部分而构成的简化字。

乡(鄉):“乡”字是截取繁体“鄉”字的左边,省略其他部分而构成的新简化字。

开(開):“开”字是保留繁体“開”字内的“开”,而省略其余部分所构成的简化字。

业(業):“业”字是截取繁体“業”字的上部,省略其他部分而构拟的简化字。

务(務):“务”字是截取原字的右旁,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成的简化字。首见于元刊本《全相三国志平话》。

扫(掃):“扫”字是删去原字“帚”旁的下部,与原字左旁的“扌”旁组成的简化字。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和《金瓶梅奇书》。

厌(厭):“厌”字省略了原字的中间部分。

夺(奪):“夺”字是省掉了原字的中间部分。“夺”字见于明代的一种官方文书档案《兵科抄出》和清刊本《岭南逸史》。

乔(喬):“乔”是把原字的下面部分删去。最早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和《金瓶梅奇书》。

产(產):“产”字是省略了字下部的“生”字而构拟的新简化字。

寻(尋):“寻”字省掉了繁体“尋”的中间部分。

妇(婦):“妇”字是把繁体“婦”的右旁“帚”作了简化,保留了“帚”的上部,与原字的左旁“女”字构成的简化字。最早见于清初刊本《目莲记弹词》。

壳(殼):“壳”字是截取原字左旁有特征的部分,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拟的简化字。

丽(麗):“丽”字删去繁体下面部分,它本是“伉俪”的“俪”,本义是“成对”。如《小尔雅·广言》:“丽,两也”。

县(縣):“县”字可以说是将繁体“縣”字的右偏旁省略后再加以简化而成的。在元、明、清的许多通俗文学刻本中,有几种与“县”字很接近的简体。与现行简化字完全相同的“县”首见于明代的《兵科抄出》

条(條):“条”字是截取原字的右旁,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拟的简体字。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亩(畝):“亩”字是截取原字的左旁、省略右旁而构成的简化字。

启(啓):“启”字是省略了“啓”字上部的“攵”,保留“户”和“口”构成的简化字。

际(際):“际”字是将繁体右旁的“祭”的上部省略,保留“示”字,与原字的左旁“阝”组合而成。

表(錶):“表”字是将繁体左旁的“金”字省略而得。

奋(奮):“奋”字省略了繁体“奮”的中间部分。最早见于清刊本《岭南逸史》。

虏(虜):“虏”字省略了繁体“虜”中间的部件。最早见于居延汉简。

岭(嶺):“岭”字改变了原字的结构,并省略了“页”字。

录(錄):“录”字是将繁体左旁的“金”字省略而得。

茧(繭):“茧”字是保留了“繭”字的“艹”头和下半部分的“虫”而构拟的简化字。首见于元刊本《全相三国志平话》。

标(標):“标”字是简省了右偏旁的笔画,只保留了左边的“木”旁和右下边的“示”而构拟的简化字。

虽(雖):“虽”字是截取原字的左旁、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成的简体字。首见于元刊本《朝野新声太平乐府》。

亲(親):“亲”字是截取原字的左旁,省掉右旁而构拟的简体字。见于金代的《改并四声篇海》:“亲,与親义同”。

类(類):“类”字是保留“類”的左旁带有特征的部分,省略其他部分构拟的简化字。见于金代的《改并四声篇海》:“类,音類,义同,俗用”。

垦(墾):“垦”字是省掉了繁体字上部的“豸”部件而构拟的简化字。见于 1931年陈光尧的《简字论集》。

虑(慮):“慮”字省掉了中间的“田”,简作“虑”。

离(離):“离”字是保留原字的左旁,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成的简化字。见于马王堆汉墓帛书,如《老子乙本·卷前古佚书》:“群臣离志”。

竞(競):“竞”字是截取繁体“競”字之半而构成的简化字。最早见于唐代敦煌变文《维摩碎金》中的“竞鬥奢花”。

恳(懇):“恳”字是省略了繁体字上部的“豸”部件而构成的简化字,同“垦(墾)”。首见于明代的官府文书档案《兵科抄出》。

悬(懸):“悬”减省了“系”字。

盘(盤):“盘”字是省掉了“盤”字上部的“殳”,保留“舟”和“皿”而构成的新简化字。

筑(築):“筑”减省了繁体字的“木”。

粪(糞):“粪”字省略了繁体“糞”字中间的“田”。

粥(鬻):“粥”减省了繁体字下面的“鬲”。

雾(霧):“雾”字是保留原字的上部“雨”,截取下部的右旁“务”而构拟的简化字;也可以说它的下半部是由“务[務]”字类推而来的。首见于元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

点(點):“点”字是把“黑”旁“腰折”了,剩下“占”和“灬”而构成的简化字。最早见于明刊本《薛仁贵跨海东征白袍记》。

沪(滬):“沪”字是把繁体字下面的“邑”减省了。

昙(曇):“昙”字简省了繁体字中“雨”。

疟(瘧):“疟”字省略中间部分而构成的简化字。

帚(箒):“帚”字省略了竹字头。

洼(窪):“洼”字省略了“宀”。

涩(澀):“涩”字是保留了繁体“澀”字有特征性的部分而构成的新简化字。

誊(謄):“誊”字是省略了原字的左偏旁而构成的简化字。

漓(灕):“漓”字简省了繁体字右边部分。

三、草书楷化

这类字是来源于历代许多大书法家笔下的行草字体,将这些字的连笔断开并加以楷化,就成了现行的简化字。它们多是来源于大书法家的行草字体,因此繁体可以借鉴书法家的字体进行记忆,这样更加直观形象,记忆简体可以对应繁体,看繁体中那些构件出现了变化,此类情况共90字:

门(門):“门”字源于草书。在王羲之、王献之等人的笔下都有与它相近的字体。

马(馬):“马”字是由草书“楷化”而来的。从汉代史游、东晋王羲 之等书法家的笔下可以看到“马”字的草体。

车(車):“车”字源于草书。从唐代怀素、元代赵孟頫等的墨迹中都可以看到“车”的草体。

长(長):“长”是个“草书楷化”字。从西晋索靖、唐代怀素等书法家的墨迹中都可以看到。

东(東):“东”字是由草书“楷化”而来的。西晋索靖、东晋王羲之等人的字迹中都有与“东”接近的字形。

():“乌”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唐代孙虔礼、宋代黄庭坚等的字迹中见到与“乌”相近的字体。

丝(絲):“丝”字源于草书。唐宋著名诗词人唐寅、陆游、米芾等字迹有与“丝”非常相似的字体。

岛(島):“岛”字源于草书。王宠、文徵明、徐伯清等书法家字迹有与“岛”非常相似的字体。

鸟(鳥):“鸟”字源于草书。唐代怀素、智永等书法家的字迹中有与“鸟”非常相似的字体。

麦(麥):“麦”字是由草书“楷化”而来的。在《草书韵会》以及明代祝允明、董其昌等书法家的笔下都可以看到“麦”字的草体。

鱼(魚):“魚”字源于草书。武威汉简及赵孟頫、米芾等的书法中都有与“鱼”接近的字体。楷化的“鱼”字首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

鲁(魯):“鲁”字源于草书。文徵明、徐伯清等名人的书法中都有与“鲁”接近的字体。

贝(貝):“贝”字源于草书。在汉代的《急就章》、金代的《草书韵会》和一些书法家的墨迹中都有“贝”字和许多以“贝”为偏旁的草体。楷化的“贝”作为偏旁见于宋刊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单字“贝”见于清刊本《目连记弹词》。

见(見):“见”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唐代怀素等书法家的笔下可以看到与“见”接近的字形。楷化后的“见”首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

户(戶):“户”字源于草书。赵构、米芾、皇象等名人的书法中都有与“户”接近的字体。

书(書):“书”源于草书。从汉代史游、东晋王羲之等人的笔下可以看到它的草体。

页(頁):“页”字源于草书,主要用作偏旁。汉代史游、东晋王献之、唐代裴休等书法家的墨迹中都有与“页”(作为偏旁)非常接近的字形。楷化的“页”作为偏旁见于清初刊本《目连记弹词》。

夹(夾):“夹”字源于草书。东晋王献之、唐代裴休等书法家的墨迹中已有与“夹”字非常相似的字形。

潜(潛):“潜”源于草书。从吴琚,徐伯清,怀素等人的笔下可以看到它的草体。

为(爲):“为”字源于草书。从汉代张芝、东晋王羲之等名家的笔下都可以看到“为”的草体。楷化的“为”字首见于宋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

来(來):“来”字源于草书。在汉代张芝、东晋王羲之等书法家的笔下,都有与“来”非常接近的草体。在敦煌变文及宋、元以来的通俗文学刻本中,“来”字一直被使用着。

枣(棗):“枣”字是用“两点”来代替繁体下边的“朿”字而构成的。首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和《金瓶梅奇书》。

亚(亞):“亚”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唐代李治、裴休等的字迹中以及金代的《草书韵会》中看到与“亚”字相近的草体。 

丧(喪):“丧”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唐代怀素等名家的墨迹中可以看到与“丧”字接近的字体。

单(單):“单”字是“草书楷化”而成的,“單”字上面的两个“口”,在行草中通常被简化为一点一撇。见于东晋王羲之、唐代裴休等书法家的墨迹中。楷化的“单”字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牵(牽):“牵”字源于草书。如唐代裴休、宋代米芾等人的笔下都有与“牵”字相近的草书字体。

肃(肅):“肃”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献之、宋代苏轼等的墨迹中可以看到“肃”字的草体。

寿(壽):“寿”字源于草书。在敦煌汉简以及东晋王羲之、宋代蔡襄等人的墨迹中,有与“寿”相近的字体。楷化的“寿”首见于唐代敦煌变文中。

渊(淵):“渊”字是由草书“楷化”来的。唐代裴休、怀素、梁代刘勰等人的书法中都有与“渊”相近的字形。楷化的“渊”字首见于宋刊本《古列女传》。

时(時):“时”字源于草书。如汉代张芝、东晋王羲之等的手迹中都有与“时”接近的字体。楷化的“时”首见于宋刊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

奖(獎):在唐代孙过庭的墨迹和金代的《草书韵会》中都有与“桨”接近的草书字体,同“浆[漿]”。

爱(愛):“爱”字源于草书。从晋代王羲之、唐代颜真卿等人的笔下都可以看到“爱”的草体。

桨(槳):在唐代孙过庭的墨迹和金代的《草书韵会》中都有与“桨”接近的草书字体,同“浆[漿]”。

浆(漿):“浆”字源于草书。从汉代史游的《急就章》以及唐代武则天、元代赵孟頫等的墨迹中可以看到它的草体。

帅(帥):“帅”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金代《草书韵会》以及元代赵孟頫等书法家的墨迹中看到“帅”的草体。楷化的“帅”见于元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

过(過):“过”字源于草书。如张芝、王羲之等人笔下的草书字体。楷化的“过”字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师(師):“师”字源于草书。从唐代颜真卿、宋代米芾、明代董其昌等名家的墨迹中可以看到与“师”字很接近的草体。楷化的“师”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岂(豈):“岂”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等书法家的笔下看到“岂”的草体。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中有下面写作“巳”的“岂”字。

伤(傷):“伤”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唐代怀素等的墨迹中可以看到它的草体。楷化的“伤”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导(導):“导”字源于草书。东晋王羲之、明代金闻韶等人的墨迹中都有与“导”接近的字形。

孙(孫):“孙”字是由草书“楷化”而来的。从西晋索靖、东晋王羲之等人的书法中可以看到与“孙”接近的字形。

报(報):“报”字源于草书。从汉代史游、张芝及王羲之等人的墨迹中都可以看到。

穷(窮):“穷”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唐代孙过庭等人的字迹中可以看到“穷”字的草体。楷化的“穷”首见于元抄本的《京本通俗小说》

层(層):“层”字源于草书。如明代文征明、祝允明等书法家的笔下都有与“层”接近的草体字形。

陆(陸):“陆”字源于草书。唐代李隆基、明代董其昌等人的笔下有与“陆”相近的字体。楷化的“陆”首见于太平天国文书。

国(國):“国”是由草书“楷化”而来的。从唐代怀素的书法中及金代《草书韵会》中都可以看到与“国”接近的字形。楷化的“国”见于南北朝碑刻和唐代敦煌变文中。

图(圖):“图”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献之、唐代怀素等书法家的笔迹中可以看到与“图”相近的字体。

郑(鄭):“郑”字源于草书。我们从唐代虞世南、裴休等书法家的墨迹中可以看到“郑”的草体。楷化的“郑”字首见于清刊本《岭南逸史》。

临(臨):“临”字源于草书。如在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等人的笔下就有“临”的草书字体。

尝(嘗):“尝”字源于草书。从晋代王羲之、唐代颜真卿等名家的笔下都可看到。楷化的“尝”见于元代虞集的作品中。

养(養):“养”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东晋王羲之、唐代裴休等书法家的墨迹中看到与“养”字相似的草体。楷化的“养”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昼(晝):“昼”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东晋王羲之、唐代怀素等人的笔下,看到“昼”的草体。楷化的“昼”字首见于《京本通俗小说》。

称(稱):“称”字是由草书“楷化”来的简化字。见于居延汉简及东晋王羲之、唐代怀素等人的书法中。楷化的“称”首见于宋刊本《古列女传》。

梦(夢):“梦”源于草书。明代何临川、李贽等人的墨迹中有与“梦”非常接近的字形。楷化的“梦”首见于元刊本《朝野新声太平乐府》。

隐(隱):“隐”字来源于草书。从唐太宗、赵孟頫、文征明等人的笔迹中,我们可以看到与现行简化字十分相近的字形。

联(聯):“联”字源于草书。如东晋王羲之的笔下有简笔的“联”字。楷化的“联”首见于清刊本《岭南逸史》。

湿(濕):“湿”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宋代苏轼等名家笔下可以看到“湿”的草体。元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里有右偏旁下面是“亚”的简体。《简化字总表》将其进一步简化为“湿”。

誉(譽):“誉”字源于草书。隋代智永、唐代欧阳询等人的笔迹中都有与“誉”相近的字形。

稳(穩):“稳”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唐代吕洞宾、宋代米芾等的笔迹中见到与“稳”非常接近的字体。楷化的“稳”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娄(婁):“娄”字源于草书。历代书法家笔下都有与“娄”相似的写法,如汉代张芝、隋代智永等。楷化的“娄”首见于宋刊本《古列女传》。

庄(莊):“庄”字源于草书。东晋王导书、唐代怀素等的笔下有与“庄”十分接近的草体。

获(獲、穫):“获”源于“獲”的草书。见于晋代王羲之、唐代孙过庭等书法家的墨迹中。《说文》:“獲,猎所獲也”;“穫,刈谷也”。但这两个字在古代已经通用,如《荀子·富国》:“……一岁而再獲之。”杨倞注:“獲,读为穫”。《简化字总表》将“獲”、“穫”都简化为“获”。

专(專):“专”字源于草书。从西晋索靖,东晋王献之等书法家的笔下可以看到“专”的草体。楷化的“专”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

龙(龍):“龙”字是截取草书“龍”字的右偏旁并进一步楷化而来的。从汉代史游、西晋索靖等书法家的墨迹中可以看到“龙”的由来。

归(歸):“归”字可以说是由草书“楷化”而来的。如在汉代张芝、史游、东晋王羲之等名人笔下都可以看到与之相类似的草体。

乐(樂):“乐”字是由草书“楷化”来的。我们从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等人的墨迹中可以见到与“乐”接近的字形。楷化的“乐”见于清刊本《岭南逸史》。

头(頭):“头”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汉代史游、西晋张华、宋代刘岑等的字迹中看到“頭”的草体。

当(當、噹):“当”字源于“當”的草书。从汉代张芝、东晋王羲之等人的墨迹中都可以看到与“当”接近的字形。楷化的“当”字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1956 年的《汉字简化方案》把“當”、“噹”都简化为“当”。

会(會):“会”字源于草书,见于西晋索靖、东晋王羲之等书法家的笔下。

庆(慶):“庆”字源于草书,是由繁体“慶”字的草书字形省去中间部分并进一步楷化而来的。在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等书法家的墨迹中,我们可以看到与“庆”字很接近的草体。

兴(興):“兴”字源于草书。汉代史游、唐代张旭、怀素等书法家的墨迹中有与“兴”接近的草体。

农(農):“农”字源于草书。如东晋王羲之的手迹以及金代《草书韵会》中都有它的草体。

尽(盡):“尽”是由“盡”的草书“楷化”而来的。从东晋王羲之、唐代孙过庭等人的书法中可看到“尽”的草体。

严(嚴):“严”字是在繁体“嚴”的草体的基础上去掉下半部分而得来的。在唐代虞世南、宋代文天祥及明代唐伯虎的书法中,其上部已与现行简化字非常相似。

应(應):“应”字源于草书。在东晋王羲之、唐代裴休等名家的墨迹中,有与“应”非常接近的字形。楷化的“应”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总(總):“总”字是由“總”字草体的右偏旁楷化而成的。见于东晋王羲之、明代董其昌、李贽等书法家的墨迹中。

杂(雜):“杂”字是截取繁体“雜”字草体的左部分形成的。在元代俞俊、明代董其昌的书法中,其左部与“杂”字一脉相承。

击(擊):“击”字可以说是源于繁体草书的一部分。在宋代程鸣凤、元代赵孟頫、明代孙之彥等人的书法中,其左上部已十分接近“击”字。

写(寫):“写”字源于草书。唐代李白、宋代米芾等人的字迹中有与“写”接近的字形。

坛(壇、罎):“坛”字是由“壇”的草书加以简省并进一步楷化而来的。我们可以从金代的《草书韵会》以及唐代裴休、明代祝允明等人的草书中看到。《简化字总表》将“壇”、“罎”合并简化为“坛”。

卖(賣):“卖”字源于草书。我们可以从唐高宗李治、元代赵孟頫等的书法中看到与“卖”接近的字体。

罢(罷):“罢”字是由“罷”的草书省去左下部分并进一步楷化而来的。在唐代颜真卿、宋代米芾等人的笔下,“罷”字的右下部写的很像“去”字。“罢”字见于清刊本《金瓶梅奇书》和《岭南逸史》。

属(屬):“属”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等书法家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与“属”字非常接近的草书字体。

献(獻):“献”字是在汉代隶书的基础上,进一步加以简化和规范而来的。从《武威汉简》、《流沙坠简》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字的演变过程。

聪(聰):“聪”字源于草书。从东晋王羲之、明代金闻韶等的手迹中都可看到。楷化的“聪”首见于清刊本《岭南逸史》。

节(節):“节”字是截取“節”字草书的上偏旁和右下偏旁并进一步楷化而来的。在汉代史游、东晋王羲之等人的笔下,都可以看到“节”的字形。

动(動):“动”字是由草书“楷化”来的。从王羲之等书法家的墨迹中可以看到。

仑(侖):“仑”字源于草书,一般用作偏旁。在东晋王羲之、隋代智永等人的笔下,有“仑”字作为偏旁的草体(如“论”)。楷化的“仑”作为偏旁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四、古通用字

所谓古通用字,是指这些简体字和它的繁体在古代是可以通用的,而把形体较简的字定为现行的简化字。这类字因为繁体和简体在古代都并存,因为字意相近而通用,所以记忆这类字最好回归工具书,了解清楚简体和繁体的渊源,帮助识记。如:“丰”和“豐”本为不同的两个字,都见于甲骨文。“丰”是指“草木茂盛”,《说文》:“丰,草盛丰丰也。”引申为“丰满”、“丰采”、“丰姿”等义;“豐”是指“古代形状像豆的一种礼器”,《说文》:“豐,豆之豐满者也”。引申为“富饶”、“茂盛”等义。因两字意义相近,很早就通用了。还有“了”和“瞭”都有“明白”、“清楚”的意思,两字在古代有时可通用。晋郭璞《尔雅序》:“其所易了,阙而不论。”这里的“了”就是“瞭”,意思是“明白”。此类情况共有22字:

宁(寧)价(價)合(閤)杂(雜)冲(衝)征(徴)肤(膚)钻(鑚)浊(濁)亏(虧)广(廣)丰(豐)了(瞭)伙(夥)隶(隸)准(準)累(纍)御(禦)党(黨)万(萬)汇(匯、彙)衅(釁)

五、同音合并

繁简字形在古代并存,它们发音相同或相近,最终选用笔画简单的字作简体。此类情况可以参见“古通用字”的方法,这类字也是因为繁体和简体在古代都并存,因为字音相近,最终简化时合并,取笔画最简单的字作简体字,所以记忆这类字最好回归工具书,了解清楚简体和繁体的渊源,帮助识记。如:几(幾):“几”的本义是“低矮的小桌子”;“幾”音jī,意思是“差不多”,又音jǐ,表数量。这两个字古代并存,人们将二字合并,最终选用字形简单的字做简体。干(乾、幹):“干”音 gān,本义指“树干”,又指“盾牌”;“幹”音 gàn,是“主幹”的“幹”;“乾”音 gān,是“乾湿”的“乾”。但在古代,这三个字有时是通用的。“干”与“幹”相通的例子,如汉《郑季宣碑》:“直事干四人”,顾蔼吉的《隶辨》注:“干即幹也”。“干”与“乾”相通的例子,《集韵》:“乾……通作干”。这两个字古代并存,人们将二字合并,最终选用字形简单的字做简体。仆(僕):《说文》中“仆,顿也”,音 pū,现代汉语指“向前跌倒”;《说文》:“僕,给事者”,音 pú,现代汉语指“奴仆”。因两字读音相近,且两个字古代并存,人们将二字合并,最终选用字形简单的字做简体。此类情况共有38字:

几(幾)干(乾、幹)才(纔)与(與)气(氣)仆(僕)币(幣)从 ()斗(鬥)丑(醜)术(術)号(號)只(隻、衹)饥(飢、饑)汇(匯、彙)台(臺、檯、颱)巩(鞏)朴(樸)机(機)夸(誇)虫(蟲)后(後)折(摺)极(極)医(醫)邮(郵)听(聽)谷(穀)系(係、繫)泛(氾)忧(憂)舍(捨)兽(嘼)饥(飢、饑)发(髮、發)尔(爾)郁(鬱)叽(嘰)

六、重新造字

这类字是全面改造,另造的新字,繁简完全看不出对应关系,分为丧失理据和重构理据。重新造字一般简体和繁体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能依靠形似对应记忆,像重构理据后的简化字一般可以从字面上很容易看出它的字意,比较好记忆,而繁体字的记忆则可以根据古文字形帮助识记,对于丧失理据的字,可以进行历史溯源帮助记忆。此类情况共有22个字。

重构理据的如:灭,“灭”字是指某件东西(“一”)把“火”压灭了,是个新会意字。还有尘(塵)繁体字是表示“鹿跑过扬起的尘土”,简化字表示“小土”为“尘”,是个新会意字。众也是如此,《说文》“众”字下注:“众,衆立也,从三人”。段玉裁注:“会意。《国语》:‘三人为衆’”。简化字相对于繁体字来说理据性更强。此类情况共有13个字:

双(雙)灭(滅)丛(叢)尘(塵)众(眾)庄(莊)宝(寶)响(響)艳(豔)惊(驚)霉(黴)灶(竈)笔(筆)

丧失理据的如:“叶”,它的繁体是“葉”,形声字,从艸,枽(yè)声。植物的叶子。“叶”,同“协”,会意字,从十从口。草木之叶也,简化造成声符意符皆不能起作用。这种简化字是最不利于理据保留的,是特别重视书写的表现,是今后汉字简化所要尽量避免的,不能只为了笔画减少而不顾形体的构意。还有“兰”字是用简单符号“二”代替原字下部的“闌”而构拟的,丧失理据。

此类情况共有9

义(義)兰(蘭)齐(齊)关(關)灵(靈)备(備)帘(簾)显(顯)卢(盧)

七、声符替换:

此种类型分为两类,一是繁体本是形声字,用笔画简单的发音相同或相近的声符替换繁复的声符,二是繁体是非形声字使用简单声符简化为形声字。像第一类繁体本是形声字,用笔画简单的发音相同或相近的声符替换繁复的声符的字,它们的意符和发音不变,只是声符的形体发生改变,只需进行繁简对照记忆即可。第二类字数较少可特殊记忆。两种情况共58个字。

(一)繁体本是形声字,用简单的声符替换繁复的声符

如:“亿”字是用笔画较简的“乙”作为声旁替换掉“意”的;还有“辽”字是用“了”作为声旁替换了“尞”;“优”字也是用“尤”作为声旁替换了“憂”,这些都是本是形声字,用简单的声符替换繁复的声符。此类情况共有51个字:

亿(億)忆(憶)扑(撲)仪(儀)辽(遼)达(達)屿(嶼)灯(燈)阶(階)纤(纖)进(進)远(遠)迁(遷)运(運)扰(擾)优(優)园(園)佣(傭)犹(猶)邻(鄰)疗(療)灿(燦)沟(溝)补(補)迟(遲)拥(擁)肿(腫)怜(憐)虾(蝦)种(種)宪(憲)窃(竊)袄(襖)础(礎)毙(斃)舰(艦)胶(膠)症(癥)跃(躍)痒(癢)惧(懼)婶(嬸)粮(糧)认(認)讲(講)洁(潔)战(戰)厅(廳)牺(犧)矾(礬)淀(澱)

(二)繁体是非形声字使用简单声符简化为形声字

如:“艺”字是把形体较简的“乙”作为声旁而构成的新的形声字,还有“历”字是用笔画较少、表音较准的“力”作为声旁而构拟的简化字,以及“态”是把原字的“能”改为形体较简的“太”作为声旁而构成的形声字。此类情况共有7个字:

艺(藝)历(歷、曆)态(態)窜(竄)华(華)彻(徹)琼(瓊)

八、弃今用古

此类分为三种情况,一是繁简字是历时关系,简体字形最先存在,后来因为假借或其他情况被借用表示其他意义后,后人又重新造字来表示原来的字义,在汉字简化过程中又恢复了原来字形,选用古文字形作简体,弃用后造字;第二种是以古时异体字或俗字作为正字;第三种是弃用字。此类情况可以参见“古通用字”的方法,记忆这类字最好回归工具书,了解清楚简体和繁体的渊源,帮助识记。此类情况共有33个字:

(一)、繁简字是历时关系,简体字形最先存在,后来因为假借或其他情况被借用表示其他意义后,后人又重新造字来表示原来的字义,在汉字简化过程中又恢复了原来字形,选用古文字形作简体,弃用后造字

如:“千”繁体为“韆”,唐人高无际认为:“鞦韆”是汉武帝后宫中的游戏,本作“千秋”,是祝寿之词;后来伪转为“秋千”,后人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就写成了“鞦韆”。宋代张有的《复古篇》也说:“汉武帝后宫之戏。本谓‘千秋’,祝寿词也;语讹转为‘秋千’”。人们将“鞦韆”简化为“秋千”,正是恢复了本字。还有像“云”,“云”的本义是“云彩”,象云回转形。金文以及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的古文“云”字,都与甲骨文字形很相似。小篆开始有了加“雨”的“雲”字。后因“云”字常被借来表示“说”的意思,就造了“雲”字来表示它的本义。《简化字总表》以“云”代“雲”,正是恢复了本字。这样一类字共有19

厂(廠)千(韆)个(個)云(雲)网(網)朱(硃)向(嚮)余(餘)沈(瀋)范(範)柜(櫃)松(鬆)凭(憑)卷(捲)赶(趕)电(電)杀(殺)涂(塗)踊(踴)

(二)、以古时异体字或俗字作为正字

如:“确”《说文》有“确”无“確”。“确”的本义是“土地多石而贫瘠”,引申为“坚硬”,又引申为“确实”、“确切”的意思,这个意义后来多用“確”字。“确”原是“確”的异体字,现代简化字以“确”代“確”。类似的还有“袜”等。此类情况共有4个:

袜(襪)确(確)缠(纏)垒(壘)

(三)、弃用字:即有些简体字的形体原本就是存在的,但其音义都与现行简化字毫无关系,而这些字大都不常用,有的甚至已被废弃,人们就用它的形体来代替原本复杂的字体

如:“肮”本有其字,它原来有两个义项:一音 gāng,是“颈部”或“咽喉”的意思;二音 háng,意思是“大脉”。但这个字在过去就不常用,现在更是见不到了。因此,现代群众就把“肮”拿来代替“骯”字。还有“蚕”,“蚕”音 tiǎn,始见于《尔雅》,释为:“螼蚓,蜸蚕”。郭璞注:“蜸蚕,即□蟺也”。邢昺疏:“螼蚓,一名蜸蚕,即□蟺也”。《广韵》:“□蟺,蚯蚓也”。可见,“蚕”最初指的是“蚯蚓”。但后来“蚯蚓”一词占了上风,“蚕”字就被废弃了。因此,人们把“蚕”拿来替代“蠶”字。“蚕”作为“蠶”的简化字,首见于唐代的敦煌变文。此种类似情况的字共有10个字:

肮(骯)蚕(蠶)担(擔)队(隊)腊(臘)猎(獵)胜(勝)体(體)铁(鐵)愿(願)

九、符号替换

有些繁体字的某个部分太过繁杂,人们就把这个复杂的部分改用一个简单的符号来代替。大部分符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成为记号字。这类字最具代表的符号就是“又”,它替换了许多不同的繁体构件,仅仅是为了减省笔画,导致出现了很多记号字,同样的还有用“乂”代替的,我们可以按代表符号进行归类记忆,其他无法归类的就需要特殊记忆了。此类情况共有48字:

(一)、“又”成为符号完全无意义的一类字

仅(僅):“仅”字是用符号“又”代替繁体的“堇”而构成的新简化字。

凤(鳳):“凤”字是用符号“又”代替原字里面的部分而构拟的。首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和《金瓶梅奇书》。

叹(嘆):“叹”是用简单的符号“又”代替原字的右偏旁而构成的,同“汉(漢)”。

汉(漢):“汉”字是用符号“又”代替繁体的右偏旁而构拟的。首见于东汉章帝的《千字文断简》。

对(對):“对”字是把原字繁难的左旁用符号“又”代替,构成新的简化字。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戏(戲):“戏”字是把原字繁难的左偏旁改为简单的符号“又”而构拟的。

鸡(雞):“鸡”用“又”代替繁复的“奚”。

观(觀):“观”字是用符号“又”代替“雚”旁,并将“見”类推为“见”而构拟的。“見”字旁未简化的“观”字见于明刊本《清平山堂话本》等书中。

劝(勸):“劝”字最早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同“观(觀)”。

欢(歡):“欢”字首见于明刊本《岳飞破虏东窗记》,同“观(觀)”。

权(權):“权”字是用简单符号“又”代替繁体的“雚”而构拟的。    

摊(擹): “汉”字是用符号“又”代替繁体的中部而构拟的。

难(難):“难”字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同“汉(漢)”。

艰(艱):“艰”字最早见于明代的官府文书档案《兵科抄出》和明刊本《薛仁贵跨海征东白袍记》,同“汉(漢)”。

聂(聶):“聂”字是用两个“又”代替下面的两个“耳”旁所构拟的。首见于明代的官府文书档案《兵科抄出》。

邓(鄧)“邓”字是用符号“又”代替左偏旁“登”而构拟的简化字。

轰(轟):“轰”字是用符号“又”代替下面的两个“車”,并将上部的“車”类推为“车”而构拟的。

树(樹):“树”字是用符号“又”代替繁难的“壴”而构拟的简化字。

(二)、符号“乂”的一类:

区(區):“区”字是把原字里面的三个“口”改为符号“乂”而构成的简体字。

冈(岡):“冈”字是用符号“乂”代替原字里面的部分而构拟的简化字。“冈”字作为简化偏旁(如“刚”)首见于元刊本《朝野新声太平乐府》。

风(風):“风”是用符号“乂”代替原字里面的部分而构成的。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中的“风”字,都是“鳳”的简体。

(三)、其他类

仓(倉):“仓”字是把下面较复杂的部分用一个简单的符号代替而成的简化字。

办(辦):“办”字是以两“点”代替两旁的“辛”字构拟的。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争(爭):将繁体字上半部分替换为简体字的上半部分

刘(劉):“刘”字是把“劉”的左偏旁改为笔画简单的“文”而构成的。《篇海类编》注:“刘,同劉”。

阴(陰):“阴”与“阳”相对,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坝(壩):“壩”的本义是“截河拦水的建筑”。《玉篇》、《广韵》等字书和韵书中都有“垻”字,意思是“在山谷或河流中拦水的堰埂”,与“壩”音同义近,人们就用它来代替“壩”字。1932 年的《国音常用字汇》收录了“垻”字。《简化字总表》将“垻”类推为“坝”。

苏(蘇、囌):“苏”字由“办”替换。

乱(亂):“乱”是用“舌”代替原字繁杂的左偏旁而构拟的。

罗(羅):“罗”字是用“夕”代替原字下部的“維”而构拟的。首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庙(廟):“庙”用“由”替换了“朝”。

泻(瀉):“泻”用“写”代替繁复的繁体。

审(審)“审”字是将“申”代替“番”。

衬(襯):“衬”字是保留了原字的形旁“衤”,并用笔画较少的“寸”替代“親”。

帮(幫):宋代《六书故》中收录了“幫”字的一种简体,写作“幇”,与现行简化字“帮”已非常类似。“帮”字首见于太平天国印书中。

赵(趙):“赵”字是把原字的“肖”替换为符号“乂”而构拟的。首见于清初刊本《目莲记弹词》。

荐(薦):“荐”用“存”代替繁复的繁体。

选(選):“选”字是把形体繁难的“巽”改为形体较简的“先”。

适(適):“适”字是用一撇代替原字右旁上面的笔画,与下面的“古”组合成“舌”,再与左旁的“辶”组合而成的简化字。

狮(獅):用两撇代替繁体繁复的中间部分。

举(舉):“举”字用形似“兴”的部件替换繁复的部件。

脑(腦):“脑”字首见于清初刊本《目莲记弹词》。

萝(蘿):“萝”字用“夕”代替“维”。

脚(腳):“脚”字用“去”代替“谷”。

断(斷):“断”字是把原字左旁一些复杂的字形用“米”代替而构成   的。

():“盐”字是把原字繁难的上部改为简单的“圤”旁而构拟的。

爷(爺):“爷”字是省掉繁体下部“耶”的“耳”旁,且把“阝”改为“卩”而构成的简化字。首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

蒂(蔕):“蒂”字用简单符号代替繁体中间复杂的部分。

十、类推简化

用可简化字或可作偏旁的简化字替代合体字中的同形部分从而类推出的一批简化字,此类情况共有655字,分为四种情况:可简化的成字部件类推;偏旁类推; 可简化的不成字部件类推;独体字时不存在简化,在合体字中存在类推简化的部件类推。像此类情况比较有规律,可以记住相应被类推的部件,记住它的繁简字形,即可类推出一系列的字。像可简化的成字部件,这类字一般会划分到其他简化类型中,只要记住这类字的繁简字形,即可类推。但有特例需要格外注意,比如:“阳(陽)”,我们从“独体字时不存在简化,在合体字中存在类推简化的部件类推”这个情况可以知道“昜”在合体字中简化为“易”,但是“阳”却没按照这个规律类推,没有按类推简化的字还有“护(護)这(這)证(證)卖(賣)晒(曬)牺(犧)愿(願)”等这些字。

(一)、可简化的成字部件类推

如:“万”的繁体是“萬”,那么繁体中含有“萬”字的合体字,像“厲”,“勵”,“邁”,它们依据类推的原则便简化为“厉”,“励”,“迈”,此类情况有181个字:

1./倉:

抢(搶)苍(蒼)枪(槍)疮(瘡)舱(艙)创(創)呛(嗆)沧(滄)

2./萬:

厉(厲)励(勵)迈(邁)

3./歷:雳(靂)

4./:围(圍)违(違)伟(偉)讳(諱)韧(韌)苇(葦)纬(緯)韩(韓)

5.广/廣:旷(曠)矿(礦)扩(擴)

6./烏:呜(嗚)坞(塢)

7./鳥:鸣(鳴)鸭(鴨)鸽(鴿)鹅(鵝)凫(鳧)、鸠(鳩)、鸥(鷗)、鸯(鴦)、鸵(鴕)、鸳(鴛)、鸿(鴻)鹃(鵑)、鹉(鵡)、鹤(鶴)、鹦(鸚)

8./島:捣(搗)

9./岡:岗(崗)刚(剛)

10./長:帐(帳)张(張)胀(脹)涨(漲)

11./東:冻(凍)陈(陳)栋(棟)

12./見:现(現)规(規)视(視)览(覽)搅(攪)觅(覓)砚(硯)揽(攬)榄(欖)窥(窺)

13./龍:拢(攏)垄(壟)聋(聾)袭(襲)笼(籠)咙(嚨)庞(龐)宠(寵)胧(朧)

14./蘭:拦(攔)栏(欄)烂(爛)

15./區:欧(毆)抠(摳)呕(嘔)岖(嶇)枢(樞)殴(毆)躯(軀)

16./豈:凯(凱)

17./喬:侨(僑)娇(嬌)骄(驕)桥(橋)轿(轎)荞(蕎)矫(矯)

18./齊:剂(劑)荠(薺)脐(臍)

19./:废(廢)泼(潑)

20./:挡(擋)档(檔)裆(襠)

21./:垫(墊)热(熱)势(勢)挚(摯)

22./:挤(擠)济(濟)

23.风(風):疯(瘋)飘(飄)枫(楓)飒(颯)

24./專:砖(磚)传(傳)

25./義:蚁(蟻)仪(儀)议(議)

26./華:哗(嘩)桦(樺)

27./農:浓(濃)脓(膿)

28.寿/壽:涛(濤)筹(籌)祷(禱)畴(疇)

29./魚:渔(漁)鲤(鯉)鳞(鱗)鲁(魯)

30./徴:惩(懲)

31./無:抚(撫)芜(蕪)

32./幾:叽(嘰)

33./侖:伦(倫) 抡(掄)沦(淪)

34./隊:坠(墜)

35./寧:拧(擰)狞(獰)泞(濘)柠(檸)

36./會:侩(儈)

37./爾:弥(彌)

38./樂:烁(爍)砾(礫)

39./鄭:掷(擲)

40./羅:啰(囉)逻(邏)

41./歲:秽(穢)

42./賣:牍(牘)

43./備:惫(憊)

44./亞:哑(啞)恶(惡)壶(壺)

45./夾:陕(陝)峡(峽)狭(狹)侠(俠)挟(挾)荚(莢)

46./來:莱(萊)

47./單:弹(彈)掸(撣) 蝉(蟬)

48.齿/齒:龄(齡)

49./肅:萧(蕭)啸(嘯)箫(簫)

50./麥:麸(麩)

51./務:雾(霧)

52./離:离(離)

53./兌:脱(脫)

54./賓:鬓(鬢)

55./條:涤(滌)

56./為:伪(偽)

57./爭:狰(猙)

58./聶:摄(攝)

59./芻:皱(皺)趋(趨)雏(雛)

60./冊:删(刪)栅(柵)

61./婁:搂(摟)屡(屢)楼(樓)数(數)缕(縷)篓(簍)

(二)、偏旁类推

如:“车”的繁体是“車”,它作为偏旁可以类推简化一类字,像“斬”简化为“斩”,“軟”简化为“软”,“連”简化为“连”。此类情况有386个字:

1./車:转(轉)斩(斬)轮(輪)软(軟)挥(揮)浑(渾)载(載)莲(蓮)晕(暈)连(連)库(庫)较(較)辅(輔)辆(輛)崭(嶄)渐(漸)暂(暫)辈(輩)输(輸)轻(輕)轧(軋)轨(軌)军(軍)阵(陣)轩(軒)荤(葷)辐(輻)辑(輯)辕(轅)辖(轄)舆(輿)撵(攆)辙(轍)

2./貝:员(員)财(財)责(責)厕(廁)败(敗)贩(販)购(購)侦(偵)贯(貫)实(實)侧(側)贪(貪)贫(貧)贵(貴)贴(貼)贷(貸)测(測)贸(貿)费(費)贺(賀)损(損)圆(圓)贼(賊)贿(賄)债(債)资(資)惯(慣)绩(績)赏(賞)喷(噴)遗(遺)赌(賭)愤(憤)赖(賴)赛(賽)樱(櫻)赞(贊)赢(贏)颤(顫)贞(貞)则(則)负(負)买(買)贡(貢)贤(賢)狈(狽)账(賬)贬(貶)贰(貳) 勋(勛)陨(隕)贾(賈)赂(賂)赃(贜)赁(賃)颁(頒)硕(碩)婴(嬰)赊(賖)琐(瑣)赋(賦)赎(贖)赐(賜)溃(潰)溅(濺)赘(贅)赡(贍)

3./金:钱(錢)钳(鉗)铃(鈴)铅(鉛)铜(銅)铲(鏟)银(銀)衔(銜)铺(鋪)铸(鑄)链(鏈)销(銷)锁(鎖)锄(鋤)锋(鋒)锐(銳)错(錯)锡(錫)锤(錘)锦(錦)键(鍵)锯(鋸)锻(鍛)镇(鎮)镜(鏡)针(針)钉(釘)钓(釣)钞(鈔)钟(鐘、锺)钢(鋼)钥(鑰)钩(鈎)钙(鈣)钝(鈍)钠(鈉)钦(欽)钧(鈞)钮(鈕)钾(鉀)铆(鉚)铐(銬)铛(鐺)铝(鋁)铡(鍘)铣(銑)铭(銘)锉(銼)锌(鋅)锥(錐)锨(鍁)锭(錠)锰(錳)镀(鍍)镐(鎬)镣(鐐)镶(鑲)

4./食:饭(飯)饮(飲)饰(飾)饱(飽)饲(飼)饶(饒)蚀(蝕)饼(餅)饿(餓)馅(餡)馆(館)饥(飢、饑)饵(餌)馁(餒)馍(饃)馏(餾)

5./門:闲(閑)间(間)闷(悶)闸(閘)闹(閙)闻(聞)阀(閥)阁(閣)阅(閱)润(潤)阔(闊)简(簡)搁(擱)闪(閃)闭(閉)问(問)闯(闖)闰(閏)闺(閨)闽(閩)涧(澗)悯(憫)阎(閻)阐(闡)

6./言:评(評)诉(訴)诊(診)词(詞)译(譯)试(試)诗(詩)诚(誠)话(話)诞(誕)询(詢)详(詳)罚(罰)狱(獄)语(語)误(誤)诱(誘)说(說)诵(誦)课(課)谁(誰)调(調)谅(諒)谈(談)谊(誼)谎(謊)谜(謎)储(儲)谢(謝)谦(謙)谨(謹)谱(譜)辩(辯)让(讓)订(訂)计(計)认(認)讨(討)训(訓)讯(訊)记(記)讲(講)许(許)论(論)讽(諷)设(設)访(訪)议(議)讥(譏)讶(訝)讹(訛)讼(訟)诀(訣)诅(詛)诈(詐)诡(詭)诫(誡)诬(誣)诲(誨)诺(諾)诽(誹)谆(諄)谍(諜)谐(諧)谒(謁)谓(謂)谚(諺)谤(謗)谬(謬)蔼(藹)谴(譴)

7./頁:顶(頂)顷(頃)项(項)须(須)顽(頑)顿(頓)倾(傾)颂(頌)题(題)额(額)烦(煩)预(預)领(領)颗(顆)顾(顧)颅(顱)颇(頗)颊(頬)频(頻)颓(頹)颖(穎)濒(瀕)

8./馬:驾(駕)驶(駛)驻(駐)驼(駝)骆(駱)验(驗)骑(騎)骗(騙)码(碼)蚂(螞)骂(駡)驰(馳)驱(驅)驳(駁)吗(嗎)妈(媽)冯(馮)驮(馱)驯(馴)玛(瑪)驹(駒)骇(駭)骏(駿)骚(騷)

9./糸:练(練)组(組)细(細)终(終)绍(紹)经(經)绑(綁)绒(絨)结(結)绕(繞)绘(繪)给(給)络(絡)绝(絶)绞(絞)统(統)绢(絹)绣(綉)继(繼)绪(緒)续(續)维(維)绵(綿)绸(綢)绿(緑)缓(緩)编(編)缘(緣)缝(縫)缩(縮)纠(糾)红(紅)级(級)约(約)纪(紀)纯(純)纱(紗)纳(納)纲(綱)纵(縱)纷(紛)纸(紙)纹(紋)纺(紡)纽(紐)辫(辮)纫(紉)绅(紳)绊(絆)绎(繹)绰(綽)绷(綳)综(綜)绽(綻)缀(綴)缅(緬)缆(纜)缔(締)缚(縛)缤(繽)缨 (纓)缭(繚)缰(繮)

10.熒:荣(榮)涝(澇)营(營)劳(勞)荧(熒)莹(瑩)莺(鶑)唠(嘮)萤(螢)

(三)、可简化的不成字部件类推

不成字部件是指一类不可以单独成字,只能与其他构件合成的部件,如“咼”,不能单独成字,但是它组成“禍”,“渦”,“蝸”时就类推简化为“祸”,“涡”,“蜗”,“咼”就简化为了“呙”。同样这种类型的字共有62个字:

1.睪:择(擇)泽(澤)释(釋)

2.柬:炼(煉)

3.咼:祸(禍)涡(渦)蜗(蝸)

4.戔:浅(淺)线(綫)残(殘)盏(盞)践(踐)栈(棧)

5./臤:坚(堅)肾(腎)竖(豎)紧(緊)贤(賢)

6. / 篮(籃)监(監)蓝(藍)鉴(鑒)滥(濫)揽(攬)

7.变(變)弯(彎)恋(戀)蛮(蠻)峦(巒)

8./ (學)觉(覺)

9.爿:壮(壯)状(狀)将(將)装(裝)妆(妝)蒋(蔣)

10.巠:劲(勁)茎(莖)径(徑)颈(頸)氢(氫)

11.僉:险(險)捡(撿)俭(儉)检(檢)脸(臉)

12./冓:构(構)

13./盧:炉(爐)芦(蘆)驴(驢)庐(廬)

14./堯:浇(澆)晓(曉)烧(燒)挠(撓)侥(僥)翘(翹)跷(蹺)

15.黾:绳(繩)

16./奐:唤(喚)痪(瘓)

(四)、独体字时不存在简化,在合体字中存在类推简化的部件类推

这类字做独体字时,没有繁体字,但与其他构件组合成新字时就会简化,如:“獨”简化字为“独”,是将“蜀”简化为“虫”;“幟”简化字为“帜”,将“戠”简化为“只”,都是如此,这样一类的字有26个字:

1.蜀:独(獨)烛(燭)触(觸)浊(濁)

2./昜:杨(楊)、肠(腸)、畅(暢)、荡(蕩)、扬(揚)、场(場)、汤(湯)

3./瞏:还(還)怀(懷)环(環)坏(壞)

4./韱:歼(殲)

5./戠:识(識)帜(幟)织(織)职(職)

6./豦:剧(劇)据(據)

7.参:渗(滲)惨(慘)掺(摻)

8./:碌(

十一、约定俗成

所谓约定俗成,是指这些字是由人民群众经过长期的社会实践而确定或形成的。这类字没有规律可循,是人们约定俗成,只能机械记忆。此类情况共有30字:

旧(舊):“舊”的简体本写作“臼”,后来“臼”慢慢变形成了“旧”。

边(邊):“边”字最早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和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

划(劃):“划”音 huá,是“划船”的“划”;“劃”音 huà,是“计劃”的“劃”,又音 huá,是指“用尖利的工具把东西割开”。因两字同音,人们就以“划”代“劃”。

毕(畢):“毕”字是保留了原字的部分字形“十”,再加上与原字音近的声符“比”而构拟的。

吓(嚇):“吓”字是用笔画较少的“下”代替原声旁而构成的。

团(團、糰):“团”字是把“專”改为笔画简单的“才”而构拟的。《简化字总表》将“團”、“糰”都简化为“团”。

岁(歲):由于繁体的“歲”字笔画太多,所以,从宋、元以来,民间就有过许多简体字。而“岁”可以说是在这些简体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而成的,首见于 1932 年的《国音常用字汇》。

护(護):“护”是在解放区率先流行起来的新形声字。

这(這):“这”字是用简单的“文”代替原字的“言”而构拟的。首见于清刊本《目莲记弹词》。

证(證):“証”的本义是“谏正”,因较少使用,就被拿来代替“證”字。首见于唐代的敦煌变文。《简化字总表》将“証”类推为“证”。

晒(曬):“晒”字可以说是仿“洒”字简化而成的。明末张自烈的《正字通》:“曬,俗作晒”。

吨(噸):“噸”是个外来音译词,来自于法语 tonne 或英语 ton。现代群众将其简作“吨”

执(執):繁体字从幸从丸。“幸”意为“被外力控制住”,“丸”,或作“瓜”,球形物。“幸”与“丸”联合起来表示“球被控制住,不再滚动”。右边是人,手被铐。

阳(陽):“日”为阳光、明亮之意,故“阳”为会意字。最早见于元抄本《京本通俗小说》。

恼(惱):“恼”字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一种“俗体”,首见于清初刊本《目莲记弹词》。

敌(敵)“敌”字是用一撇代替原字左旁上面的笔画,与下面的“古”组合成“舌”,加上“攵”而构拟的。

积(積):“积”字是把繁体“積”的声旁“責”改为笔画较少的“只”而构成的简化字。

脏(髒、臓):“脏”是将“髒”、“臟”都改“月”(即肉)为形旁,“庄”为声旁而构成的形声字。

递(遞):“递”字是采用笔画较简、读音较准的“弟”代替“虒”作为声旁而构成的形声字。南朝的《玉篇》注“递”同“遞”。

碍(礙):“碍”字最早作“□”,如《集韵》:“礙,……《南史》引《浮屠书》作□”。“碍”字首见于唐诗中,如唐代齐己的《船窗》:“举头还有碍,低眼即无妨”;明代《正字通》注:“碍,俗礙字”。

辞(辭):“辞”字是用“舌”代替繁难的左旁而构成的简化字。首见于宋刊本《古列女传》。

酿(釀):“酿”是用笔画较少的“良”代替的“襄”作为声旁而构拟的新形声字。

偿(償):“偿”字是用读音较准的“尝”代替“賞”作为声旁而构成的新形声字。

宾(賓):“宾”字是用笔画较少、表音较准的“兵”字作为声旁而构成的形声字。最早见于清刊本《岭南逸史》。

无(無):“无”字是一个历史极为悠久的老简体字。许慎《说文解字》中的奇字“无”,与今天的简化字非常相似;《易经》中已经出现了“无妄”、“无咎”等词语;南朝的《玉篇》注:“无,同無。虚无也”。

卫(衛):“卫”字是一个由现代群众创造的新简化字。

坟(墳):“坟”字是用笔画较少、表音较准的“文”作为声旁而构成的简体字。

胜(勝):“胜”音 xīng,是“腥”的本字。后废弃不用,就拿来代“勝”。《说文》:“胜,犬膏臭也。一曰不熟也”。

卤(鹵、滷):《说文解字》中有“鹵”无“滷”。宋代《集韵》:“鹵,或从水”。现代群众以“卤”代“鹵”、“滷”两个字。

贮(貯):《说文卷六貝部》中貯,積也。从貝宁聲,被人们约定俗成。

毡(氈):“毡”字是将“占”作为声旁而构拟的形声字。首见于宋代王禹偁《和庐州通判李学士见寄》:“除却清贫入诗咏,山城坐客冷无毡”。明末张自烈《正字通》:“毡,俗氈字。”

桩(樁):“桩”字是用形体简单的“庄”代“舂”作为声旁而构拟的新形声字。

斋(齋):“斋”字始见于金代的《改并四声篇海》,在明、清的通俗文学刻本中也较为常见,可以说是个约定俗成的老简体字。

窍(竅):“窍”字是把原声旁改为结构较简的“巧”而构拟的新形声字。

凿(鑿):“凿”字是保留原字上部有特征性的部分,省略其余部分而构拟的新简化字。首见于 1936 年陈光尧的《常用简字表》。

拟(擬):“拟”字是把声旁“疑”改为形体较简的“以”而构拟的简化字。

通过数据分析可以看出,类推简化这种类型的字是简化字中数量最多的,通过整理可以看出,这种类型的最大特点就是成批的,系统性规律性很强,记住一个部件的繁简关系,就可以类推出一系列的字,掌握比较容易。

“保留轮廓”和“草书楷化”这两种类型,相对于原字变化不大,也是比较好掌握。“弃今用古”,“同音合并”,“古通用字”,它们的简化来源比较特殊,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字学知识来掌握,否则可能会出现“望文生义”的问题。如“云”,它的繁体是“雲”,因“云”字常被借来表示“说”的意思,则又造“雲”字来记录它的本义。《简化字总表》以“云”代“雲”,正是恢复了本字。但若不了解相关知识,就很可能将其归在了“减省部件”的类型中,这一点是需要注意的。

“符号替换”这类字很容易使原字丧失理据,导致表意特性的减弱。如“冈”字的繁体是“岡”,是用符号“乂”代替原字里面的部分的简化字,从简化字形无法看出字的构意。像这类通过符号代替的字,很大一部分沦为“记号字”,丢失了汉字表意的特点,也不利于人们记忆。而“声符替换”相对来说对理据的影响较小,因为这类字多数都只是简化了声符的形体,并不影响表音,对整字的表意影响也不大。甚至还有可能使部分原理据不明显的字,变得理据增强了,比如“态”的繁体是“態”,它是把原字的“能”改为形体较简的“太”作为声旁,使得其由原来非形声字变为形声字,理据增强。

通过对简化字形体简化情况的考察分析,我们可以更加明确简化字形与繁体字形间的对应和变化关系,从而依据类型分类系统而有规律的进行学习。



[①]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王力先生就曾在《古代汉语·序》中说明“经过1958年的教育革命,大家进一步认识到教学必须联系实际,许多高等学校都重新考虑古代汉语的教学内容,以为它的目的应该是培养学生阅读古书的能力”,并在《古代汉语·绪论》中明确表述“‘古代汉语’是中国语言文学系的基础课之一,其教学目的是培养学生阅读中国古书的能力”。

[②]针对古汉语是培养学生阅读古书能力的目的,《古代汉语》在1980年修订本教学参考意见中明确指出“古代汉语的问题,主要是词汇的问题……。学生们读不懂古书,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因为他们不懂文字的意义”,在“绪论”中又一再强调“学习古代汉语,重点必须放在词汇上。至于词汇,重点又需放在掌握常用词上”。原因是因为“只要我们阅读古书,几乎无时无地不和它们接触;我们如果掌握了它们一般的常用的意义,我们就能扫除很多的文字障碍”,所以“掌握常用词也可以说是掌握了一把钥匙,它把文言文词汇中的主要问题解决了,就不会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讲一篇懂一篇,不讲就不懂了”。

[③]蕴光《古汉语教学应该以词汇为重点》[J].当代语言学,1962,(7).

[④]在《古代汉语·教学参考意见(1980年修订本)》中说明:“常用词不需要讲授。教师先指导一下,然后让学生自学。也不需要死记每一个词的每一个义项,只要注意记住古今不同的义项。记不牢也不要紧,将来遇到类似的语句,会想起这个词义来的。某些例句看不懂也不要紧,只懂得一个大意就行了”。

[⑤]本内容为本人的两篇文章《实现常用词为古汉语教学重点内容的举措》发表于太原师范学院学报20114),《古汉语常用词教学的时效性举措》发表于太原师范学院学报20126)内容的综合。

[⑥]教材在每单元中所列的常用词总计标注的数目是1086个。此处1124的数字是以教材第四册后音序检字总表的顺序为依据,把凡不同音读的常用词皆按不同的字进行统计所得出的结果。

[⑦]王力《古代汉语·绪论》[M].北京:中华书局,1999(3)

[⑧] 虽然是1124个常用词,但实际字形却是1086个,即不同的读音所记录的不同汉语词汇共用的是一个字形,在本书中全都用“同+序列号”的方式一一予以标明。为了便于与现代汉语3500常用字的比较和数字统计,在比较时仍采用1086的统计数字进行说明。

[⑨]因为本书是教材辅助性质,目的是使学生更好地掌握王力《古代汉语》常用词,所以文中的词义解析主要依据和参考当下时贤的确定性成说(在文中则不一一指明),以利于词义的理解及教学的示范展示。

[⑩]潘杰编著 《汉语字词教学示例》开明出版社2016年。

[11]本文是2014年度山西省高等学校及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的研究成果。执笔人:潘杰、贾浚如。发表于太原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第2期。

[12]本文是2012年度山西省高等学校及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的研究成果。执笔人:潘杰、赵春蕊。发表于淮北师范大学学报2013年第3期,173-175页。

[13]本文是2014年度山西省高等学校及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的研究成果。执笔人:潘杰、郝慧。发表于太原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84-86页。

[14]本文是2014年度山西省高等学校及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的研究成果。执笔人:潘杰、康蓉。尚未发表。

[15]古字形源自于高明、涂白奎的《古文字类编》,除标明小篆和金文的古字形外,其余古字形皆为甲骨文字形。

[16]潘杰《汉字常用部首构意解析》三晋出版社(原山西古籍出版社) 2016年。

[17]潘杰《汉字形体流变及其特点》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5年。

[18]本文是2012年度山西省高等学校及太原师范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的研究成果。执笔人:潘杰、郭康莉。发表于太原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第6期,101-104页。个别统计数字有所变动。

[19]书写变化:是指汉字经过发展,结构要素、结构模式、结构层次等都没有发生变化,只是书写的样式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形素内部的书写单位在笔法或笔数方面的变化,主要是因字体风格的变化而产生的变化。用S表示。

笔法变化:是指书写方法的变化,由古文字的线条变为今文字的笔画;由古文字的象形变为今文字的不象形。用F表示。

笔数变化:是指字形的构件因书写字体样式的变化所引起的书写笔数的减少。用E表示。

构件变化:是指汉字经过发展,结构要素、结构模式、结构层次等构形属性发生了变化。构件变化中具体又分构件对应性变化和跨结构变化。用G表示。

构件增加、构件减少以及构件更换:是指汉字在传承过程中所产生的构件增加、减少和更换的变化情况,这些变化情况与前一个时代的字形相比,后一个时代的字形所增减或更换的构件是可以确定的。分别用ZMA表示。

跨结构同层级构件粘合:是指同层级几个构件粘合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用N表示。

跨结构同层级构件分离:是指同层级一个构件分离成几个构件。用L表示。

跨结构异层级构件粘合:是指异层级几个构件粘合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用N表示。

跨结构异层级构件分离:是指异层级一个构件分离成几个构件。用L表示。

[20]齐元涛.汉字发展中的跨结构变化[J].中国语文,20112.

[21]齐元涛.汉字发展中的跨结构变化[J].中国语文,20112.

[22]齐元涛.汉字发展中的跨结构变化[J].中国语文,20112.

 

[23]钱玄同、黎锦熙、杨树达等.减省现行汉字的笔画案[J].国语月刊,19227.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2018 太原师范学院 地址:省晋中市榆次区大学街319号 邮编:030619
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审批号(晋)ICP备15007399号 晋公网安备14070202000026号